第六章 十八中第一穷逼(1 / 2)

[]

“没写完的就不用交上来了,黑板上的题目不要擦,下星期一我们第一节课直接用,你们下课吧。”几分钟后,从办公室回来没几分钟的郑红,提前大概两三分钟宣布了放学,就匆匆出了门,看样子上班的心思比学渣们上学的心思还要涣散。

江森很能理解这种职场菜鸟的心情,工作干得久了,就会厌倦,就会烦躁,就会对“自由”充满向往。尤其是到了现在这个时间段,正好是她入职将满一周年,又不得不面临考核的时候,鉴于肯定已经不存在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她心态上就相当于是提前放弃了。

一年之痒,便越发来得猛烈而难以控制。

而反观夏晓琳、张雪芬、郑蓉蓉那些绝大多数工作上比较认真负责的老师,虽然她们同样也觉得很难熬,但夏晓琳她们的情况,则更类似于职业运动员在菜鸟赛季撞上新秀墙。是真的体力和精力耗费得太厉害,心有余而力不足。

郑红则纯粹就是三个字:不想干。

“黑板别擦!黑板别擦!”郑红一出门,卫生委员朱楚楚就嚷嚷起来。

但班上除了今天值得打扫卫生的,也没人搭理她。

满屋子拖动课桌椅的声音,哗啦啦到响起,隔壁班上正在上课的夏晓琳听到高一五班教室里的动静,抬头看了眼教室的后墙上的时钟,见明明还有三分钟多,不由嘀咕了句,郑老师今天下课这么早,旋即又马上收回注意力,对高一六班的学生们道:“我们继续啊,讲一下最后一题,最后这一题,这段文章的最后一句,骄傲的雄鹰迎着初升的光芒振翅高飞,这句话的寓意到底是什么……”

“说明它觉得自己很牛逼。”教室外面,江森他们班上的一个沙雕,背着书包从六班教室门口飞快跑过,夏晓琳转头看了眼,立马怒声喝道,“黄煌!你去我办公室站着!”

那沙雕脑袋一缩,身后立马传来一群人幸灾乐祸的狂笑。

“傻逼!去办公室啊!”

“啊哈哈哈哈,我特么觉得你更牛逼……”

夏晓琳听外面吵得越来越不像话,立马从讲台上走下来,瞪了他们一眼。外头一群沙雕顿时鸦雀无声。夏晓琳这才把教室的门一关,转回身却继续给六班的学生讲题。

这时江森也背着书包从教室里走出来,看了眼跟前这群不怎么长脑子偏偏又精力旺盛的货,心里嘀咕营养这么过剩,分点给老子多好,正要反方向朝另一边的楼梯走去,身后却忽然伸过来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肩膀。

二楼走廊里,气氛瞬间不对。

所有人屏息凝神,望向胡海伟和江森。

不少都已经走到楼梯口的老屁孩们,也都停住了脚步,转回头来露出看戏的表情。

江森仰起头,看着胡海伟,见胡海伟既不说话也不动手,就知道这货和胡江志一样是个外强中干的玩意儿,赶着吃饭的他,干脆主动问道:“干嘛?”

“你特么给我小心点,以后别让我在外面路上看到你。”胡海伟威胁了一句,推了江森一把,然后就单手拿着双肩包一甩,反手拎着书包挂在背后,动作倒是很潇洒,径直离去。

江森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眯起了眼睛。

就连围在走廊上的看客们,也都不禁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

啥?就这?

只有胡海伟的忠实马仔张博宇跟个睿智复读机似的,又把胡海伟的话重复了一遍:“听到没,以后出门小心点。”说完快步追上胡海伟,走廊的不远处,随即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海伟,就这么算了啊?”

“操!你是傻逼吗?没看到我上节课才被海云搞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有一半炫耀的意思。

跟傻逼少年刑满释放后的心态很相似。

江森呵呵一笑,转头就走,刚好与磨磨蹭蹭从教室里走出来的胡江志擦肩而过,胡江志抬起手,对着江森做了个枪毙的动作,轻声道:“biu~!智力不足的流脓怪,期末考受死吧~~”

江森不由被逗乐了。

十八中这破学校,连校园暴力都弱鸡得没法看。

这也暴力得太尼玛可爱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