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参赛选手(1 / 2)

[]

天色稍微暗下来的时候,302里的三个人,全都已经自觉或半自觉地进入了好好学习的状态。

高一二班两个长得高大壮的小朋友一直没回来,看样子应该是回了家。

文宣宾也没回来,洗了一个多小时的衣服,依然还在洗,按他的习惯,估计能洗到熄灯。

隔壁301和303的房间里,窸窸窣窣地有了点小动静,但明显没平时热闹。

宿舍楼一到周末,还是老样子,能回家的,都回去了。

只有像江森、张荣升和邵敏这样的纯外地人,才没办法地只能选择留守。

不过要是再进一步比较,最没办法的肯定还是江森。

江森是真心回家还不如待在学校里舒服,山里头的那个家,生活环境比这边的宿舍还要艰苦十万八千倍,甚至连最基本的日常生活都不太方便。

不像张荣升、邵敏和文宣宾,这仨货严格意义上其实属于“择校生”,是以非市中心户籍,特地花钱买进十八中这破怂学校的。因为下面的县级普通高中,教学条件更糟。

而真正跟江森同届的总共八个免学费“特困生”当中,有两个就是东瓯市瓯城区本地户籍,实打实的城里人,根本不需要住校,每天跟本地孩子一起走读,也没人知道他们是贫困生。其余不算江森在内的那五个,其中四个是女孩子,周末住不住校,江森不清楚,只知道她们里头一个发育得很好的女孩子黄敏捷,也是他们班上的。

剩下最后一个男孩子,则被分在高一一班,名叫林少旭,住在301,成绩非常不错,但性格无比孤僻,不仅不跟江森说话,也几乎不跟住在三楼的所有住校生说话。

不过江森倒是很能理解小林同学的心情。

小孩子嘛,自尊心强。

脑袋上顶个特困生光圈,内心苦大仇深也是难免。

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已经不要脸了,行为上也确实经常不要脸,但自尊心这种东西,依然垫在人性的最底层,只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示人。

毕竟到了江森这把年纪,经历过那么多风雨后,心里自然明白,尊严永远是靠实力挣来的,是看结果说话的,没有那份本事,越是绷着,越是折磨自己。

但你完全不要它,那也不行。

对有些东西,所谓“看开了”的意思,从来就不是躺平任操。

而是懂得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接受现实。

再然后,下一层就是进一步明白,如何去获得自己想要的。

只有到了这一层,一个人才能开始真正无所畏惧地面对这个世界——具体表现出来,在那些看不懂还要嘲笑你的傻逼眼里,这就叫不要脸。

但往往越是这种时候,江森反而越不会在意这些话。

毕竟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没必要向傻逼解释太多。

同样也是基于这一层,当一个能勇敢面对生活中一切困难的人,再能冷静下来,仔细观察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和形形色色的事,他就会逐渐变得理智且洞悉世情,开始能看明白社会上某些人迷惑行为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意图;以及哪些自我感觉良好、实际脑壳有包的傻逼,又将注定成为这群魔乱舞环境下,必然“含包待宰”的韭菜……

以上,就是江森在面对这个光怪陆离社会时的内心节奏。

也是他在精神层面上,真正厉害的地方之一。

——当绝大多数人还挣扎在第一层不可自拔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在第四层扎下了根,并开始在日常生活中,不动声色地探寻第五层的为人处世之道。

对林少旭而言,想要走到江森今天这一步,恐怕最少也还得二三十年。

甚至有更大的可能,他一辈子都无法从第一层里走出来。

穷人家的孩子,想在大城市生根,真心不光是成绩那么简单的。

还得先有一颗坚强的心才行。

……

302寝室从傍晚六点不到开始,一直安静得像是没人在寝室里一样。

江森不动如山,自顾自地埋头做题,张荣升见江森不动,也就憋着一股气奉陪到底。

剩下的邵敏每每想找个话题聊一聊,江森要么根本不搭理,要么直接让他闭嘴,张荣升则是演技夸张地“哦,哦”敷衍两句,对邵敏的伤害更加深刻。

邵敏于是没法子,也就只能跟着两个人一起写作业。

学校里发的周末作业不多,江森先易后难,第一时间先处理了自己最拿手的地理和化学。

这两门课程,前者被称作“文科中的理科”,后者被称作“理科中的文科”,都是需要在大量记忆的基础上,寻求学科的内在逻辑,然后再完成知识点的串联,非常适合江森这种表面上看似偏文科,但骨子里却“文不文、理不理”的货色。

而这两门,也是江森一直以来最有把握拿90分以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