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杀生(下)(1 / 2)

[]

“胡二逼,你说是吧?”

江森笑盈盈地看着胡江志,提问的角度是刁钻的,形式是低端的,性质是恶劣的,态度是敌视的,可偏偏还占着理,仿佛就算指着对方鼻子骂,那也是先挑事儿的胡江志对方活该。

胡江志被问得愣了两秒,发现自己怎么答都不是,不由恼羞成怒,猛一拍桌,安静的高一五班教室后排,顿时响起一句粗口:“我是你妈的逼!”

这一声怒吼,甚至让坐在隔壁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都不由得互相之间看了看。

这学期已经没课但还要过来签个到的历史老师史丽丽,放下手里的小说,扫了办公室里的老师们一眼,轻声问道:“隔壁是谁的课啊?学生这么闹,稍微有点过分了吧?”

此时屋里还坐着的,除了史丽丽,就只剩下老色批家的小美女郑蓉蓉、政治老师张雪芬,以及刚刚从教室里跑出来,正低着头脸色难看的郑红。

正伏案备课的张雪芬立马先摘干净自己,说道:“反正不是我,我今天没有五班的课。”

史丽丽又看了看郑蓉蓉,郑蓉蓉一个小眼神,瞥到郑红身上。史丽丽看郑红好像是在跟学生赌气的样子,不由得嘴角微微一扬,什么话都不说,又重新拿起了自己的小说。

郑红这货,入职这短短一年来,何止是带废了两个班那么简单。

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们,也早就已经把她列入了傻逼名单,不然以郑蓉蓉那么恬静的性格,也不至于故意跟程展鹏提起,郑红骂江森的事情。

所以很多时候,别说什么墙倒众人推。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些挨推的人也多少要反思一下,为什么推的人会那么多,墙会倒得那么快。

高一年级段的办公室里,一片宁静。

没有任何人安慰郑红,更没人提醒她,现在不去上课,相当于旷工。

而旷工性质恶劣的话,说不定,就要被开除的。

所以,闹起来吧……

高一五班越闹越好。

闹大了,郑红就走了,大家真的都有点不想在学校里见到她了。

……

“你错了!”高一办公室里保持着无声默契的时候,高一五班的教室里,已经真的几乎到了要崩盘的边缘。站在讲台上的江森,在胡江志骂完的刹那,就立刻朗声回答了三个字。

随即不等胡江志反应过来,在全班所有人被吼得一停顿的刹那,江森紧接着就又一本正经,像在解释学术概念一般,飞快继续输出起来:“你不可能是我妈的逼!就算你叫胡二逼,但你名字里的两个逼只是假逼!众所周知,假逼不是逼,就像海马不是马,数码相机不像鸡,老婆饼里没有老婆,胡二逼同学是人不是逼,我们这些即将放飞梦想去大学里接受高等教育的有志文化青年,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胡二逼,你承不承认,你是人不是逼?”

江森这种始终牢牢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沾衣十八跌式的骂法,根本不是江湖志这种连菜市场都没去过几次的菜鸡可以抵挡的,短短不到半分钟内,胡江志第二次来到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的二选一路口,但这一回,江森却没有再给他反应的机会,直接自己收住了节奏,大声道:“你当然是人不是逼!这还用想吗?逼和人的问题,就讨论到这里,我们先来上课!”

江森牵着全班的鼻子走,拿起尺子就往黑板上一敲,不给所有人思考的机会,问道:“第一题需要讲吗?”台下五十多双眼睛,全部充满迷茫。

江森直接跳过,又一指第二题:“这题呢?”

台下继续没有声音。

“第三题?”

“第四题?”

“讲!”讲台下,忽然有人大喊一声。

江森抬眼望去,却发现是邵敏发来了室友爱的助攻。

“讲是吧,那行,那就讲讲……”半分钟内,江森轻而易举就带飞了全班的脑子,俨然一个老师的架势,站在黑板前,敲着黑板趁热打铁地逼逼起来,“这题难度稍微有一点,不过也没难到做不出来的程度。先来讲一下题目到底是什么意思,显而易见,就是个力的平衡的问题,已经的条件有这么几个……”

江森有理有据,有章有法,拿着尺子在黑板上比比划划,也完全不给人插嘴的机会。他一口气说了四五分钟时间,每一步都拆解得清清楚楚,台底下原本还抱着看热闹心情的个别学生,不由自主地,就认真了起来,说到最后,邵敏不禁恍然大悟:“哦,我草!原来就这样啊!”

“好了,这题就是这么回事,无非就是力的三要素,拐个弯应用一下。”江森放下尺子。

这时台底下,张宇博见江森装逼装得到位,不由嫉妒心起,发出了酸不拉几的嘘声:“咦~力的三要素,江老师好懂哦,上个单元考四十几分……”

江森立马问过去:“张宇博,力的三要素是什么?”

张宇博一愣,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江森直接就喷了过去:“臭傻逼!力的三要素都不知道,还有脸说老子!爱听不听,不爱听就滚!妈个逼的这里有的是人愿意听我讲,不缺你一个!”

张宇博拍案而起:“你妈隔壁!再说句试试!”

“呵。”江森冷冷一笑,“你算什么东西,胡江志好歹暂时全班第一,他跟我动动手,我还愿意搭理一下,你特么才考几分啊?你让我说就说,你算老几?”

“我草……”张宇博起身就要往前走,看样子是要跟江森不死不休一番。

江森忽然大喊一声:“放肆!要打下了课出去单挑!你特么不上课,别人也不用上课的吗?”

张宇博被江森这大义凛然的一句吼住。

江森立马问邵敏道:“邵敏,第五题讲不讲?”

邵敏被点到名字,下意识就点头道:“讲,讲……”

江森又环视全班:“大家呢?”

班上零零星星,有那么七八个老实孩子,跟着点了点头。

这一下,声势就略微有点了。

“好,继续讲第五题。”江森直接无视了已经走到走到中间的张宇博,转过身来,拿起板擦,把黑板上他做了半个小时才走出来的答案擦掉,一边说道,“这道题,我感觉差不多就是我们今年期末考大题的难度了,但其实也不算难,陈俊杰会做吗?”

底下有个瘦瘦小小,眼睛略有点外秃的男孩子,哈哈笑道:“会,不过星期五没做对。”

“肯定是这里的加速度变量搞错了吧?我刚才也卡在这里了,还是先从题目本身开始分析吧……”江森旁若无人地跟台下的人保持着对话。

张宇博被晾在教室中间,上去也不是,下去也不是,尴尬地站了好几秒,才撂下一句狠话,冷笑道:“妈的,打你脏了老子的手,你下课给我等着。”

江森听到这话,心底深处,长舒一口气。

狗日的,就他这个一米五的身高外加九十斤的体重,真跟一米八多的张宇博打起来,被他两拳头打死都有可能。幸好他赌对了,胡海伟领衔的高一五班“后排男孩组”,各个都是怂逼、孬种和嘴炮,压根儿没那个打人的胆子,口头引战就是他们的战力天花板了。

十八中这种破学校就是这样。

学习学习不行,打架打架也不行,像胡江志和胡海伟这种学生,既想学习好,又想表现得不良一点,本质上就是觉得这样又装逼又拉风,充分显示了城市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和妥协性。

这样的弱鸡,注定是打不了架的。

江森一口气放松下来,注意力也完全回到了题目上。

他越讲越顺,思路也越来越清晰,干脆把已经讲完的第四题擦掉,在第五题旁边涂涂画画,延伸出好多他昨晚上看书想明白的各种概念和定理的使用方法。

台下的菜鸡们,也逐渐听得入神。江森这套成体系的又非常适用于基础不好的学生的思路,简直堪称“学渣救星”,黄敏捷、邵敏乃至后排的黄煌,都忍不住拿出本子,开始认真地记下。胡江志坐在后头,脸上挂着不屑的笑,笑容却越发僵硬。

这道题,他周末回家算了半天才算明白,没想到江森居然比他还溜!

想起期末考的赌约,胡江志心跳开始莫名地有点加快,转头又看到黄煌在抄板书,心里顿时就跟打翻了醋瓶子一样,酸道:“这有什么好抄的,就是书上那点东西嘛!”

“随便学一下嘛……”黄煌被说得挺不好意思,只好把笔放了下来,但眼睛却还盯着黑板。

片刻后,江森终于把这道大题讲完。

全班上下,至少有一半人,发出了了然的感慨声:“哦……”

江森拍拍手,走到讲台下,拿出自己用了不知道多久的矿泉水瓶,先喝一口润润喉,又问:“那就差不多了吧?”

“第三题!”教室左侧门边第二排的男生忽然大喊一声。

江森抬眼望去,正是上星期五说要堵他赢的那个小老弟,名叫朱杰伦。

阿伦这个小老弟,为人低调又高调,跟班上所有人都处得来,成绩马马虎虎,不上不下,学习态度也马马虎虎,不好不坏,但性格坦荡,做事说话都很放得开。

以江森看人的眼光,这货家里要么就是有钱,要么就是很有钱,不然普通家庭,根本培养不出他这种“我成绩不好但是我很快乐、我无所谓、我也愿意稍微努力”一下的气质。

说到底,骨子里的底气,是藏不住的。

这个货,就是隐藏在穷逼中的富二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