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返乡(1 / 2)

[]

午饭后回到学校,江森先是去政教处认领了处分。不过跟上回在教室里吵架就摁了手指印相比,这回闹出这么大的事,郑海云却反倒没让他画押。学霸在学校里的特权,可见一斑。

办完事回到貌似已经空无一人的宿舍楼,休息片刻,吃了两个苹果,倒头小睡到下午两点出头,日头最猛的时候,江森又拿着从夏晓琳那边预支的五百块出了趟门,把这笔钱也存进了存折里。离开银行柜台时,存折上的存款数额,已然来到了惊人的1610块。再加上兜里还有四块钱零钱,江森感觉已经足够背上行囊,浪迹天涯,奔向诗和远方。

再之后一整个下午,江森就再搞其他任何事情了。

安安静静地做了几个小时的高一物理题,不会做的依然不会,但就是硬做,一边做一边惬意地吃着陆小娜给他买的苹果,分分钟吃得一个不剩。吃完后转头再看看老孔带给他的那七八个梨,心里又微微叹了口气。奶奶的,还不如折现呢。

这么多梨子,又要一路拎回去,麻烦。

心里嘀嘀咕咕着,晚饭刚好吃完抽屉里的最后两包饼干,然后等到6点多,家长会快要开始之前,江森去办公室拿回了这学期的暑假作业。

也就几叠卷子,以及一本略显低幼语数英三合一的《暑假快乐》。夏晓琳没再提早上的事情,只是随口问了江森明天回家的时间,让他路上注意安全。

片刻后,夏晓琳就起身去了教室。

这天晚上,程展鹏亲自通过学校的闭路电视,给全校学生的家长,开了个建设和谐平安校园和防范学校霸凌的短会,话里话外的语气意味深长,还提到“某校”的“某个孩子”,因为跟长期跟同学发生口角,一时没吵过对方就动了刀子,接下来很有可能会被判刑,家长会开得非常有教育意义。尤其是高一五班的家长,一听就知道说的是谁。

胡海伟那破事儿坏事传千里,晚饭之前就风靡高一五班的各家各户了……

只可惜江森回去得早,没听到程展鹏的讲话,缺了一点大仇得报的快感。

不过话说回来,胡海伟这种货色的死活,他其实也无所谓了。

狗日的敢动刀子,那就死了也白死。

回到寝室后,江森晚上就没再瞎用功,而是稍微花了点时间,把屋子打扫了一下,然后洗澡洗衣服,九点半左右,就安然入睡。次日早上,江森醒来时,宿舍楼已经断电。

不过好在自来水还正常供应。

起床洗漱一番,把挂在水房里已经晾干的衣服收回,回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蛇皮袋,把衣服和梨子全都放进去,存折、身份证、车票还有学生手册随身带着,就径直出了门。

至于暑假作业,就不拿了,因为打算暑假结束前十来天就回来。

那个时候,学校里已经有人打扫卫生,不怕进不了门。

走出宿舍楼,校园里空寂无人。空旷的操场上,到处都是麻雀在蹦跶。

江森留着宿舍小院的门没有关,走过长长的空地,走过行政楼。

片刻后走动传达室,老伯今天也起了个大早,见江森出来,老伯长舒一口气,“唉,就为了等你最后这一个人,我在这里又多住了一天,加班费都没有。”

江森咧嘴笑笑:“谢谢老伯。”

老伯也道了声:“嗯,路上小心。”

“拜拜。”江森随口应着,从传达室的小门走了出去。

夏日清晨的风,带着几分点吹面不寒的凉。和煦的阳光斜照在墙角上,天朗气清,很是宜人。江森一路慢行,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在七点半出头的时候,走到了长途车站。

八点左右,进站,检票,还把他那个蛇皮袋,象征性地往安检器里过了一遍,等到八点二十来分,终于坐上了从瓯城区开往瓯顺县的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