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指定接班人(1 / 2)

[]

“马拉个币的,老子要被开除了。”

“不会的,开不开除,校长说了算,那两个傻逼算个球。刚才我跟校长说了,他说给我个面子,不追究了,郑海云和曾有才吓唬你的。”

“真的吗?”

“真的。”

“我草,吓死老子,我明天回家了,住这边没意思。”

“早就好回去了,干嘛不回去?”

“怕我爸问我成绩。”

“哦……”

从行政楼回到寝室,江森和连说带骗地让罗北空安心下来,然后趁着罗北空去洗澡的工夫,就把程展鹏给的500块,连同他的200块会考奖学金,还有今天早上从陆小娜那边搞来的一百块,一起夹在存折里藏好。

存折是上学期刚开学的时候办的,上面的几次存取款记录,数额最大的一次都没超过三百块。最后一次操作时间,是今年的3月份,也就是这学期刚开学那会儿。

眼下存折上的余额,是275块出头。那几毛钱的利息,前世江森阔的时候拿来打水漂玩儿都不心疼,但现在看着这个数字,就觉得分外宝贵。五毛钱,能在食堂买一碗白粥呢……

“嘿嘿嘿……”江森很心满意足地把800块超级巨款放好,然后等罗北空洗完澡回来,屋里有了人,才安心端着脸盆出去洗漱,小心到了极点。

晚上9点不到,江森早早睡下。

第二天一早,罗北空还在呼呼大睡,他就带着存折和钱早早地出了门。

到医院后,照例是死皮赖脸蹭了陆小娜一顿早饭,接着再接受免费治疗,治疗完毕后再次扮演农夫与蛇故事中可怜小蛇蛇的角色,薅了科研狗一百块。

中午时分神清气爽出了医院,赶在医院附近的邮政储蓄银行下班之前,那把900块超巨款存了进去,这才觉得落袋为安——身上带着那么多现金,就是觉着不安全。

中午12点出头,江森回到寝室,屋子里已经空了。

罗北空的行李箱不见,还给江森留了张条子,说是自己已经回家,另外寝室的公用柜子里,还有几包零食和几瓶饮料,香烟也留了一包,让江森不要客气,尽情享用。

“靠,这么讲义气吗?”江森走到柜子前,打开一看,里面还真放着几包膨化食品、鸡爪、巧克力什么的,并且那包香烟,居然还是尼玛的硬华子!

“神经病啊?有烟为什么还要出去买?”江森嘀咕着,忽然轻轻拍了下脑门。

明白了!罗北空这家伙,是把最舍不得抽的烟留在了最后!

结果居然送给了他……

“奶奶的,感动死老子了……”江森自言自语着把烟放好,打算后天回家的时候,拿去送给孔老二。孔老二那个死穷逼,估计一年也抽不到几根华子。

有罗北空留下的遗产,江森这顿中午饭吃得很丰盛。心满意足吃完后睡个午觉,醒来继续埋头苦学,自以为能自学成才地啃了一下午数学题,到了晚上八点多,就早早地躺了下去。

传达室老伯也没再叫他去打扫卫生,看样子是被程校长叮嘱过了。

第二天早上5点没到,睡得天昏地暗的江森,实在睡不着地早早起来。大清早的,先洗了个热水澡,顺便也洗了洗衣服裤子,一通操作下来,结果还是五点半左右就出了门。

七点不到,江森就给陆小娜打了电话,生生把她吵醒。

一听动静,就知道她身边躺了个男人,不是自称很长的小季同学还能是谁?

两只科研狗被扰了清梦,无奈地打着呵欠起床出门,并自觉地请江森吃了早饭。

吃完后,就带着江森进了手术室,但脸色都不怎么好。

一方面确实是没睡好,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已经对江森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厌恶情绪,要不是实验对象不能像兔子和青蛙一样杀掉了事,江森今天大概率是要没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