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如约而至(保底更新17000/15000)(1 / 2)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鹏鹏办事很麻利,18号交代的活儿,26号就有了音信。

房子的位置,就在距离十八中直线距离不到1000米的地方。是一处沿着新修城西主干道的新楼盘,大楼簇新,不到一年之前刚刚盖好,跟鹏鹏家所在的小区就隔街隔河相望,另外离瓯江也很近,直线大约也就四五百米,不算正宗的江景房,不过多少也算能吹到一点江风。尤其是站在顶层19楼,那个风就格外的大。窗户一开,时时刻刻都跟刮台风似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没装修过,而且面积也不到160平方。

而是一部电梯上来后,两间紧邻的140平方大屋子。

“先生是这样,我们这边首付如果能拿出两百万的话……”

“全款。”27号早上,江森破天荒地请了半天假过来看房,看完后非常满意,直接打断了那个对着谷超豪不停逼逼逼,还时不时扭着身体曲线,冲小谷同志卖骚的售楼小姐的话。

那售楼小姐愕然望向江森。

谷超豪微微一笑,“他是我老板。”

“先生,你别开玩笑了。”

“是真的。”

ps://vpkanshuco

“……”

二十分钟后,江森把郑悦郑律师喊道售楼部,帮他看过购房的手续文件,确认没问题后,就直接刷了卡,瓯城区松华街道勤奋小区22幢19楼a01和a02两间房顺利到手。

连带电梯出来的玄关,总面积280平方。因为长时间没人买,最近刚刚降价到每平方只要一万五,总价420万,江森刷得轻松愉快。刷完之后,卡里只剩下可怜的70万出头。

但对江森来说,这也足够他个人财务自由了。

毕竟连房子都有了,还特么有什么不自由的。

下半辈子就算再再再怎么天有不测风云,他躲在屋子里宅到死总死行了吧?

而且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坐等升值,到时候套现掉一套——当然前提得是有像他一样英俊又钱多的人愿意买单。根据前世的记忆,这一套的房价,日后至少还能涨到3万左右的,而且一直就保持在这个价位上。哪怕后来各种关于房产的政策出台,也依然稳如泰山。

最多最多,无非就是收点房产税。但不要紧,反正他也没打算继续在东瓯市买房。能有个安稳又舒适的地方住就可以了,区区这点税,他缴得心甘情愿。

早上交完钱,拿上各种购房文件,江森马上和郑悦去房管局办了过户手续。两个小时左右,就顺利办理完毕,就等15天后去拿小本本。

“我请吃饭!”江森心里高兴,带着郑悦和谷超豪,兴冲冲地找了间面馆,每人一碗鱼丸面,“不够再叫!今天一定吃饱吃好!”

谷超豪满脸无语地看着江森。

郑悦简直就想骂人:“老板,你也抠逼了吧?”

江森就拍桌了,很愤怒道:“郑律师,你要说要要负责任!咱们都是读过书的人,用词文明点好吧,!我从小到大,上辈子到这辈子,连恋爱都没谈过,我怎么可能抠……嗯?”

“好吧,好吧,我错了……”论耍嘴皮子,郑悦自问天下无敌。

但是在金钱面前,他愿意每天准时低头。

江森吃过午饭,直接坐郑悦的车回了学校。

早上出门到此时,来回将近四个钟头,在距离学校不远处的邮政银行停下后,江森给郑悦取了4000块钱,就赶紧把这个也不知道究竟今天发挥了什么作用的讼棍赶走。

实话实说,这种货色,他能不用真的就尽量不用。

啥玩儿啊!就要每小时一千块!

蔡纯洁两个小时也才一千五呢!

“妈的,老子最近是不是有点冤大头过度了?”江森神神叨叨,一边又吩咐谷超豪道,“帮我找个装修公司,两边不用打通。a01就拿来自己住,a02可以先简单弄一下,过得去就行,我将来拿来办公,或者留着当客房,或者先帮我联系个靠谱的室内设计师吧。”

江森是真的拿谷超豪当跑腿小弟用了。

小谷同志明显并不怎么乐意,但他名片上也印了,他是董事长助理,而公司现在实际上的董事长虽然是瓯城区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某副局长兼任的,但名义上却是江森。

那位副局长大佬一次都没来公司看过,公司里的那间小小的董事长室,就是胡部长调离之前,特意安排留给江森的,现在宁可长期空着,也没人敢擅自使用。

“好,我抓紧联系。”

“不是抓紧,是马上。”江森道,“这些琐碎的事情,我是真的没太多时间去管了,装修的时候你稍微帮我盯一下,家具不用着急买,只要整个屋子给我弄整齐了就好,等需要花钱的时候,你直接给我老师打电话,我现在手机都放她那儿。”

“为什么?”

“她怕我泡妞。”

“哦,哈哈哈……”谷超豪干笑了几声。

两个人走到学校门口,就互相挥手道了别。

早上缺了半天的课,江森回到学校后,老师和同学基本上都是误会他是去忙活家里的破事儿,也就没怎么多追问。而且因为缺的四节课,是两节英语、一节历史和一节体育,叶艳梅、史丽丽和老邱三个人,甚至都不在乎他来没来。

到了这会儿,高三的课内内容,已经教得七七八八,英语教材上到最后两个单元,单元内容就是复习。而历史课也只剩下最后一点的明清史,十八中的高三学生,总算即将追上落后东瓯中学将近3个月的课程进度,眼看着,终于是即将迎来第一轮的总复习。

江森买完房的周末两天休息过后,十月份的最后几天,十八中的高三迎来了最后一次单元评测和知识回顾混合的会考。江森仿佛还是有点受乱七八糟事情的影响,分数再创新低,这次只考了638分,而楼下邓月娥班上的吴秋红小姑娘,则考出了576分的历史性高分。

就连季仙西,也仿佛回光返照,考了个555分,位列全校第三。

“哈哈哈哈哈……还行,还行。”

成绩一上来,班上的孩子们又开始跟西西同学做朋友。女孩子们不至于为江森打抱不平那么久,在冷暴力了季仙西将近5个月后,双方关系终于回暖。季仙西嗷嗷狂笑,志得意满,高二刚开始那种“脚踩江三木、日遍大屁股”的雄心壮志,忽然又回来了。

“森哥,你退步了啊!”邵敏见不得季仙西如此猖狂,分数一下来,就先找江森的不对。

江森很淡定,看着自己数学142分的分数,呵呵笑道:“文综和语文稍微滑坡一下,都是小场面,要习惯这种情况的发生。”

“还小场面呢?”张雪芬径直走到江森跟前,拿着粉笔,在江森的桌上画了两个字:骄傲!

江森摇头道:“老师,这不挨着啊,我骄傲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天天为自己英俊的容颜感到骄傲,天天都是被自己活活帅醒,这种事我会拿出来随便说吗?!啊!?”

声音喊得震天响,满屋子姑娘都嚎叫了。

“江老师!你不要这样啊!你脸上的痘痘这几天又冒出来了!”

“就是啊!痘痘还是那么多啊!人家季仙西就没痘痘!”

“我日!都快二零零七年了啊!你们还在说我的痘痘!与时俱进一点好不好!”江森很不满意,邵敏却接了句:“森哥,你最近痘痘是又起来了,有点上火啊。”

“你闭嘴。”

“你闭嘴!”张雪芬大喊道,“再过一个月就一模了,你现在这个学习态度就不对!”

“老师,做人说话天地良心啊,我每天做多少卷子,你看不到吗?”

“我是说你不够紧张!”

“没法沟通了。”江森淡淡道,“咱们下个月一模见分晓吧。”

“唉……”张雪芬叹口气,摇摇头,很暴躁。

但是江森能理解。

这些菜鸟教师,第一次带高三的学生,心态其实比学生还容易崩。江森的月考成绩跌跌不休,而且跌的还是文综,张雪芬刚才其实不是来指导他学习的,而是来发泄情绪的。

可叶艳梅就不会这样。

之前江森考了满分她固然高兴,但这回只有138分,叶艳梅也不着急。

波动是大了点,但江森和叶艳梅都知道,触底到这里为止,应该就是最低谷了。

随着最后的一点新内容学完,江森完成和教材知识点的磨合,接下来越往后,江森的英语成绩必然会稳定在很稳的一条线上。毕竟满分都能考出来了,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

水平和心态,根本就不是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