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二十五孝(保底更新15000/15000)(1 / 2)

从下午在青山旅馆住下开始,江森就有点心绪不宁。心绪不宁,当然就要调整,于是江森就做了一下午的数学题,然后晚饭之后,又接着做了第二张。

不过做到八点出头,就觉得有点吃不消了。

早上起得太早,又是赶路,又连续见了两个熟人,确实精力和体力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挑战。眼见注意力确实无法集中了,他干脆就放弃了最后一道大题的最后一小问,果断去洗了个澡,然后关掉房间里所有的灯,早早睡下。

不过这一觉,从刚睡下开始,就不太踏实。

许是睡觉之前做题做得太猛,闭上眼后睡眠很浅,很快就做起了梦。梦里那个女人再次出现,楚楚可怜地求了他半天后,又拉着他一起往井里跳。跳进井里后,江森就感到喘不上起来,那种喉咙被掐住,呼吸的能力被完全剥夺的濒死感,让他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过来。

大冬天的,青山村气温近乎零下,房间里也没开暖气,他却睡得满头大汗。

惊醒后,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愣了半天,江森才打开床头灯,掀开被子走下床,然后去卫生间放了个水,洗了把脸,走出卫生间,又拿起矿泉水瓶,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情绪终于完全平静。

“唉……”江森坐回床沿上,轻轻叹了口气。

跳井自杀,应该是最痛苦的死法了吧。

活活地、眼睁睁地等着自己在一个无法缓解痛苦的过程中死去。

.com

精神上的恐惧和肉体上的痛苦都有了。

“所以我这辈子,一定要学会游泳!”江森忽然得出了一个很神奇的结论。

他拿起放在床头的电子表看了眼,才不过9点出头。

然后关掉灯,又躺回被窝里,继续接着睡。

只是这次没过两分钟,就又被吵醒了过来。

嗡嗡嗡……

嗡嗡嗡……

白天一直没关也没人打进来的电话,突然间响起,江森有点挠头,伸手拿过手机,接了起来,然后听电话那头的牛所长说了几句话,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他挂掉电话,把手机放回到桌子上。

然后盯着黑洞洞的天花板看了足有二十分钟,看着看着,就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口气睡到早上七点。

等到手表的闹铃响起,江森才伸了个懒腰坐起来。

然后显得很麻木穿上拖鞋,走到厕所,嘘嘘,刷牙,洗脸。

洗漱完了出来,又继续保持麻木地穿好衣服裤子,袜子鞋子,然后拿上手机和钱包,就出门下了楼,书包就扔在房间里,没直接退房。

又过了十几分钟,七点半差几分,他走到了乡派出所跟前,刚好吃完早饭。

派出所里的人早知道他要来,一露面,就马上被领到了牛所长的办公室。

“节哀顺变。”牛所长满眼血丝,眼圈很黑,明显是彻夜未眠,见到江森来了,他马上站起身,表现出了对死者家属充分的遗憾之情。

“嗯。”江森轻声应道,又淡淡地询问:“什么情况?”

“机械性窒息。”牛所长道,“简单来说,就是……淹死的。”

“掉水里淹死了?”

“不是。”牛所长道,“一开始是掉水了,后来救上来了,我们这边的同志给他做了人工呼吸,人工呼吸本来也就是救过来了,但是你爸他……长期饮酒,加上刚做了胃部的手术,可能是多方面原因结合,然后就胃出血了,胃出血的时候,刚好又赶上他中风复发,呼吸功能本来就是受限的,肚子里的血就灌进气管里面,活活闷死了……”

江森听完后,愣了许久许久。

就在牛所长以为他要哭出来的时候,江森却轻轻一声,“哦……”

哦?

整个派出所里的人,全都讶然看着江森。

江森又安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跟医生都跟他讲过,不能喝酒了。”

“嗯,我知道。”牛所长道,“我都听你对他说过好多次。”

江森搬了条椅子,坐了下来,然后又沉默了几秒,问道:“昨晚上,救我爸的那个警察叔叔呢?”

牛所长道:“在休息,昨晚上我们大家都没怎么睡,开车过去把你爸的尸体运回来,就差不多十二点了,县刑侦的人也过来了,还有法医室的,弄到三点多,才把报告材料弄出来。”

江森点点头,表示理解。

和平年代,非正常死亡,就是大事情。

牛所长又继续道:“本来我们还希望通过你爸,再查一下人口拐卖的那条线索,现在这条线索也断了,以后你的身世,只能靠国家数据库开查了。”

“嗯。”江森点点头,又问,“那接下来呢?你们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没什么了。”牛所长道,“我们去县里确认一下尸体身份,然后你爸的尸体怎么处理……”

“捐了吧。”江森直接道,“要是瓯医不嫌弃的话。”

牛所长一愣。

边上从他办公室旁走过的人也一愣。

江森又道:“县里我自己去就好了,你们太辛苦了,为我爸的事情忙前忙后的。如果那位就我爸的警察叔叔醒了,请给我打个电话,我要当面感谢他。”

牛所长有点傻眼,问道:“江森,你这……不是在说反话吧?”

“不是。”江森很认真道,“他能把我爸那种人渣从水里拉出来,还给他做人工呼吸,差点把人救回来,冲这个我也得谢谢他。”

牛所长这才轻轻点头,说道:“行,那等他醒了,我再通知你。”

“谢谢你们。”江森跟牛所长握了下手,径直就走出了办公室。

满屋子的人,看着江森这副冷静、理智到让人没话说的做派,纷纷啧啧摇头。

“这孩子,真是不简单,死了爸跟没事一样。”

“又不是亲生的,我看他早知道了吧。”

“那也不简单啊,谁家孩子遇上这种事情,能这么沉得住气的?”

“主要还是从小就没什么感情吧?”

“是干大事的料……”乡派出所整个单位的人,对江森佩服得五体投地。

约莫四个小时后,中午十一点不到,江森来到瓯顺县刑侦大队,看到了江阿豹的遗体。因为要验尸的关系,遗体已经解剖得不完全符合医学院的收尸标准,江森很干脆地签了字后,就让这边代为火化,下午两点左右,就从县殡仪馆,领回了两个大盒子。

一个是江阿豹的,一个是他妈妈的。

县里派了车,晚上六点左右,又将他一路送回了青山村。江森带着两个骨灰盒,直奔乡派出所,六点半的时候,奔波了一整天的他,就见到了周警官。

周警官见到带着骨灰盒上门的江森,略微显得有点局促。

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讲,江阿豹虽然这次左右都是个死,可直接原因,却是被他活活“摁”死的,根据昨晚上法医的检查报告,江阿豹不但有胃底静脉破裂,还有多处肋骨骨折,如果不是他那一通抢救,江阿豹可能可以死得更舒服一些,死前不用遭受二次伤害。

可是江森根本不在乎,走上前,放下骨灰盒,朝着周警官一个立正,笔直地敬了个礼,就抓起他的手,紧紧握住,“周警官,感谢你为我爸所做的一切,在我心里,你是个好警察。”

周警官愣了两秒,鼻子突然一酸,眼眶就红了。

“我……我没能帮到你,很抱歉。”

“我知道你尽力了。”江森又重重地握了一下,才松开周警官的手,“谢谢你。”

周警官深深地吸了口气,“唉……”

中午睡了一觉的牛所长,这时才看了眼桌上的骨灰盒,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先把丧事办了吧。”江森道,“这个事情,我也没干过,能不能找几个人,过来帮个忙?”

“行,小事情。”牛所长一口答应。

江森想了下,又道:“我想在县里登个报,发个讣告。”

牛所长微微一犹豫,说道:“得先请示一下,你这个事情,最好低调处理。”

“好,那你先问一下吧。”江森不知道县里的顾虑在哪些方面,但是完全配合县里的意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