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你是好样的(保底更新7000/15000)(1 / 2)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正文卷第三百零七章你是好样的村子里的流水席,从2月15日晚上,一直吃到17日的晚上,全村总共不到两千人,两天半的时间,实打实地吃了足足两千桌,居然吃得干干净净,差点连盘子都没剩下——

字面意义上的,不少盘子、碗筷,都是从县里的酒店运过来的,好些个村民吃完后,就想把锅碗瓢盆都顺走。幸好吃到第二天的时候,乡里和县里怕出事,调了不少警察过来执勤,但现场的狂欢场面,依然混乱不堪。搞死江阿豹的那个池塘里,被填满各种垃圾和呕吐物,村子里的公共厕所也堵塞了,臭气熏天。幸好村子里后面的新社区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最终被影响的,也就只有住在村里的那200来户人家,引发的民愤不算特别巨大。

华侨村有钱人们,中间想办法过来跟江森接触了一下。使唤媒婆们过来,各个都说虽然家里刚死了人有点不太合适,但如果姑爷愿意,谁谁谁家的女儿,现在也可以马上洗干净小屁屁躺在床上等,反正大佬们都看好江总前途无量。

可惜江森连着三天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不知道他跑去了哪里。

那些媒婆统统被马瘸子打发掉。

一直等到17号流水席吃完,村子里终于开始打扫卫生,江森才回到一片狼藉的十里沟村。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份和青山民族自治乡签订的合同。五百万人民币,承包十里沟村后面,大约两万亩的山地,承包时间十五年;外加一个“扶贫捐助”项目。

其中“扶贫捐助”项目两年内上马,资金为两百万。至于那片山地,则交由乡里和十里沟村,以及刚刚成立的“二二君科技药业生态开发有限公司”共同经营。

不过目前具体经营什么项目,还得等江森高考完了再说,这个公司也就是个空壳,除了公司账面上有五万块钱的注册资金,甚至连办公地点都没有,牌子就挂在十里沟村的村委会支书办公室。江森跟县里和乡里商量完,17日除夕下午,趁着银行还没下班,直接给乡里的财政户头上打了200万,并跟县里签了十里沟村开发备忘录。

一路通关各种手续办下来,县里新来的领导简直目瞪口呆。这特么……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刚死了爹就马上开始忙事业了,这个年轻人,他分明是神仙啊!

被拐卖妇女之子江森,在被收养他的养父虐待了十八年后,不仅给养父养老送终,并且还反过头来,向这片带给他无限痛苦的土地,回馈了爱与温暖。

他不仅不走,还坚定地留了下来!

ps://vpkanshuco

县里头的宣传部大妈,被江森这套操作感动得简直热泪盈眶,甚至忽然觉得江森他妈被拐卖这件事,还是报道出来比较好。毕竟江森如此配合,丧事活活办成喜事,没理由不宣传了。

尤其江森在“秘密接受”瓯顺县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还说了这么一段话:“我母亲确实是个可怜的人,受到了命运过于残忍的对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也应该永远活在仇恨的情绪当中。瓯顺县,或者说我们十里沟村的贫穷,那种人文风貌,那种落后的风俗,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也是客观的自然条件造成的。事情固然是人做的,但又不能完全怪到每一个人身上。

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环境中,我想每个人都有身不由己的地方,所以他们才会做出一些自己都知道是不对的事情。但是我更相信,人性中向往光明的部分,是可以被重新挖掘出来的。我也相信这是我们的国家和政府,一直在努力奋斗的方向和目标。

我要感谢我小的时候,乡里在极其困难的经济环境下,仍然把生活的希望带进了十里沟。是乡里和县里,在十里沟修了小学,让我能够有书读,有饭吃,让我可以走出山沟,走进青民乡中学的教室,又从青民乡走到城市。但是,光是我走出来了,那也不够啊。

只要还有那么多人被困在山窝里头,只要这样的情况还存在,像我妈那样的悲剧,就早晚还会重演。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但是中国的地方那么大,每天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我们也不能指望什么事情都由国家来一帮到底。那是不现实的,所以想避免这样的悲剧,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一次又一次的重演,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我留下来,把家乡建设好,不是说我就不计前嫌了,也不是说我就默认和原谅这件事情的发生了,更不是说我就忘掉过去的那些艰难苦恨了,不是这样的。只是我意识到,我总该对这片土地,再做点什么。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现在当然离兼济天下还差得远,可是帮助这片地方不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我还是有能力、有义务的。

帮助这里的人,就是帮助远方的人。

帮助现在的他们,是帮助将来的自己。”

新来的县领导把江森的这段采访谈话,反反复复看了四五遍,看完后一咬牙一拍板,就在大年三十的傍晚,把材料发到了市里头。态度很明确:对!我们这边的大名人,是被拐卖的!十八年前,这是可耻的事情!但是十八年后,这位年轻人被拐出了水平,拐出了风格!

市里宣传部收到消息,因为之前没跟公安部门通过气,一瞧江森居然是被拐妇女的孩子,顿时差点眼珠子都瞪出来。这尼玛好歹是上过《新闻联播》的人物啊!这还了得?然后再继续往下看,发现江森不但没有要闹事,反倒自掏腰包“回报家乡”,简直特么的要原地裂开!这是哪里来的天使小哥哥?这以德报怨的操作……牛逼!

东瓯市宣传部把情况向上面更大的领导一汇报,大过年的,领导看得热泪盈眶,再一查过去一年多江森干的那些事,瞬间就觉得这个事情,大得有点过分。

但幸好也就是碰上过年,如此复杂的情况,既然目前还没大规模地被报道出来,那市里也就还有时间可以琢磨一下,具体接下来该操作。

除夕夜这一晚,东瓯市的所有机关部门,除了极个别值班人员,一概下班。寒风之下,只有千家万户的其乐融融,万家灯火中,只有欢声笑语,以及即将逐年放大的,嫌弃春晚的声音。

江森在马瘸子家里,师徒俩早早地吃过丰盛的晚饭,收拾好碗筷后,连电视也懒得看,做了张卷子,就早早睡下。次日初二,大雪封山,根本出不去。马瘸子闲来没事,给江森把了把脉,看了看舌头,一番望闻问切后,给江森又开了两剂药,还加上了外敷的。

江森脸上的痘痘,其实说少还是不少,只是遇上冬天这个季节,整体上收敛了。等到开春,脸上、额头上、下巴上,估计还是会冒出来不少。

“不过跟去年比,确实是好多了。”马瘸子初二早上把药弄好,让江森再一次捏着鼻子喝下去。江森这回喝完后跟上回一样,等到晚上就很厉害地拉了一次肚子。不过等到初三早上醒过来,就明显感觉身体里仅剩的那点滞重感都不见了。

“好神奇!”

“上回是清热凉血祛毒,外加上行血活血,这回是清热祛湿,你这个痘痘,冬天这个时候消下去,明年春天,应该就不会太多了。”

“你确定吗?”

“先试试嘛……”

“也是……”江森大清早拿着刚出炉的外敷药往脸上抹,又问道,“这个外敷的药,应该可以量产的吧?”

马瘸子想了想,微微点头,“这个倒是可以。”

“君药是哪味啊?”

“你自己闻闻。”

“你这一大锅的,我这哪儿闻得出来!”

“唉……”马瘸子一副手艺要失传的样子,不住摇头,“黄芪都闻不出来?”

江森微微一怔,“拿黄芪当祛痘的君药?”

马瘸子念道:“黄芪,益气固表,利尿止汗,托毒排脓,除创生肌,《神农本草经》上讲,这药是上上之品。”

“哦……有印象!有印象!”江森连连点头,“平时一直拿来当补气药,其他功效就容易忘了。”

马瘸子呵呵道:“所以说,你这点功夫,还差得远呢。”

“嗯嗯嗯。”江森坚决不跟专业人士抬杠,转而立马又很铜臭味地问,“有秘方吗?”

原本只是随口一问,不料今天马瘸子却转性了,悠悠来了句:“有啊,怎么,你想要?”

江森想了下,反问道:“我要你就给?”

马瘸子一咧嘴:“等你高考结束了再说。”

江森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反应,有古怪。

……

三天后,大年初六,江森在马瘸子家里刷了三天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抹了三天的药,脸上那些原本就开始消退的痘痘,很神奇的,竟几乎真的全部消了下去。

留下的痘坑、痘印也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不仔细凑近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而就算凑近盯着镜子瞧,其实也没多少。青春期还没完全过去,年轻人皮肤的自我愈合和修复能力,显然超出了江森这个内心大叔灵魂的中年人的想象。

而且不但痘痘下去了,连肤色也明显比之前白了一两度。

这下子看起来,就相当有点港台那些影视明星,张卫健、郭富城之类的,年轻时候那种唇红齿白,非常小白脸但又并不娘炮的样子了。就是纯粹的,帅。

脸上那仅剩下的,零星的七八颗小痘痘,已经根本遮挡不住这副能稳稳入选“富婆最热爱的十张面孔”的脸上的帅气,加上江森这这块,这绝佳的身材比例……

“不许出去卖身啊。”江森背起书包离开的时候,马瘸子叮嘱了一句,“山下那些有权有是有钱的老女人,跟男人也差不多,千万别被她们骗财骗色了。”

“别扯蛋了,我怎么可能出卖肉体,我最多只出卖灵魂。”

江森摸了摸下巴上新长出来的一颗小痘痘。

之前痘多不压身,破罐破摔无所谓,但最近皮肤变好之后,他就觉得脸上剩下的几颗痘痘有点碍眼了,马瘸子见状笑道:“行了,别摸了,等春天还会再多长出来几颗的。你就等着年龄大了,让它慢慢消下去吧,我看再过个三五年,应该就全没了。”

“三五年啊……”江森想了想,感觉也行。

反正也已经够帅了,也得给广大丑逼一条活路啊……

早上八点,江森带着满心的感慨,离开了十里沟村。一个多钟头后到了乡里,径直去到乡派出所,又重新拍了张身份证的照片。乡派出所对江森这隔三差五的要求已经习惯,熟门熟路地分分钟搞定离开后,派出所里的阿姨和姑娘们,又纷纷嘀咕。

“啧啧,这还做什么亲子鉴定啊,江阿豹哪里生得出这么好看的种!”

“皮肤越来越好了啊。”

“那是啊,青春期快过去了嘛,以前才这么高,现在都这么高了!”管户籍的警察阿姨动作夸张地比划着,“有一米八几了吧?”

“肯定有了!不过幸好真的是去市里读书了啊,营养上去,精神压力也小,个子才能长这么快。”另一个阿姨道,“整天不用愁这个愁那个的,吃好、睡好,皮肤才能变好。”

“确实啊,环境对人的影响太大了……”

“幸好这孩子自己争气啊,那么难的生活环境,别说这么小的孩子,就是成年人,我看也没几个能顶得住的。”

“我看网上已经有人在说了,他爸的那个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