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挖坑不成反被埋(保底更新11000/15000)(2 / 2)

“并不是很喜欢,但就是好奇,而且反正花的是我的钱,他喜欢,我就给他买了。经常玩个一两天,东西就不见了,要么就坏掉。”

“那你给他买东西的时候,知道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吗?”

“不知道。”江森摇了摇头。

“那如果当时你就知道,他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还会为他做这么多事情吗?”

“可是这个假设……并不成立。”

“如果成立呢,如果你当时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呢?知道你的母亲是被拐卖进你们村子的,知道江阿豹其实并不是你真正的父亲,你真正的父亲另有其人,那么你还会那么孝顺他吗?”

江森看着眼前的找茬小能手,又笑了笑:“如果成立,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王智道:“我不知道。”

江森马上也跟着道:“我也不知道。”

跟着王智一起过来的央视某监制,神情有点凝重了。

这是十八岁?

这泥鳅一样的反应,是特么十八岁?!

水泼不进啊!

“这是个根本没办法回答的问题,对不对?”江森马上又自顾自地说起来,“人类社会的伦理系统,其实是很复杂的,在这种特别极端的情况下做二选一的选择题,你要说自己选a,肯定有人同意、有人反对,同样的,你要是选b,也照样有人同意、有人反对。

每一个选择,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角度看,都是有对错、有利弊的,你说你选不出,我说我也选不出,不仅是你和我,我想换作任何一个普通人、正常人,都很难一下子就很坚定地做出一个选择。可能私底下,最终的结果,是每个人必须要选择,但那个选择,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对生活的无奈的妥协,没有对错之分,只有你的人生,是否有足够的力量,去承受这个你自己所做出的选择,去承受这个选择的结果,对不对?”

王智听江森说完,脑子里略微有点乱,但脸上依然保持着思考的表情,过了几秒,才缓缓道:“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选择这两个字,所以你现在做的,也是你选择的结果?”

“当然是。”

“那你选择了什么呢?选择做一个孝子?还是选择做一个,你希望能让全社会更好接受你的人?”

“那这个问题,首先得判断,孝子这个元素,在不在你所说的,让社会能更好地接受我这个人的集合里了。”

“如果这个元素包含于这个集合之内呢?”

“那既然是好事,我为什么不做呢?做人孝顺一点,客观上,至少不是坏事吧?您觉得孝顺是坏事吗?您肯定不会这么想吧?”

“当然不会。”王智很是被动地被江森牵着鼻子在走。

他根本不知道,当江森这种嘴炮选手兜里有了几百万的现金后,战斗力到底能有多强。

钱是男儿胆,森哥现在浑身都是胆。

扔给勾践去舔的话,勾践绝逼活不到灭掉吴国那天,就活生生苦死的那种。

就像此时此刻,王智也是心里叫苦连天。

麻辣隔壁的……

这节目,到底谁是主持人?!

“那我是否能这么理解,你是在你养父去世后,把你对他的这份孝心,投射到了你们村子里,你对村子的这种反馈,那五百万的捐助,实际上是在想,延续你的这种尽孝的心理?”

王智只能换个问法,但依然好像不怎么友好,一听就是要把人往沟里带,江森却很直接道:“当然不是,人死灯灭,而且您如果要是能把去年您采访我的那期节目再拿出来看一下,拉到节目末尾的地方,您一定能看到,我现在做的事,跟我当时说的话,是能连上的。”

王智却显然是忘了一年前江森说了什么,随口就问了出来:“你当时说了什么?”

江森道:“我当时说,我的梦想,是希望祖国繁荣,人民富强,我说我的理想,就是想为我的梦想尽一份力量。您看,我没有食言吧?”

王智明显楞了一下,没料到江森居然还能在这里给自己本人打个硬广告,顿时就有点绷不住了,语速加快了几分,“所以我觉得我刚才说的话,应该也没错,你确实很在乎外界对你的看法,活得非常小心。”

江森道:“但是,这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我的记性还不错?总是能牢牢记住自己所说的话,然后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付诸实践,这样也有错吗?”

“可是会不会显得刻意了?”

“人生在世,如果想完成一些工作,难道不该刻意吗?就像我接下来要参加高考,我知道高考是分数说了算,对不对?就算假设我不在乎知识,将来也不想为社会做任何贡献,也没有任何理想和抱负,只是单纯地想通过高考,想考个高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然后我就刻意地每天做很多的题目,提高自己的做题技巧,提高自己的得分稳定性,我刻意地不停地翻书,刻意地把整本书都几乎记在脑子里,就为了考试的时候能多拿几分,最后假设我凭借这么多刻意地动作,真的拿到了一个不错的分数,难道你能站出来说,孩子,你的行为和目标都太刻意了,你不配拿这么高的分数?您会这么说吗?”

王智彻底被江森给说懵逼了,脸上坚强地挂着笑,维持着一种聆听的状态,希望江森能自己把话接下来。可是江森这回发了狠,给了王智三四秒的思考时间后,见他不答话,直接又追问了一句:“您会吗?”台底下,央视的监制大人差点脱口而出:放肆!

现场所有人,看着挖坑不成反被埋的王智,互相之间,眼神玩味地对视。

王清风也算是看出来了,抓住潘达海的手,使劲地摇了摇。

王智看到台底下的小动作,总归是见惯大风大浪,面不改色地放下了手里事先准备好却完全派不上半点用场的台本,微微一笑:“要不先休息一下吧?”

江森很配合,点了下头,“好。”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