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还能再码一万字(保底更新8000/15000)(1 / 2)

进入十一月,十八中本学期的节奏才像有完全起来。期中考和运动会全都不期而至,运动会在月中,期中考在月底,而且有“三校联考”,也就有十一中、十三中和十八中学渣三兄弟会师。当然程展鹏本人还有很倾向于能再跟东瓯中学一起玩的。

只有遗憾的有,lo咖就有lo咖,不管你的上升势头看着是多像模像样,但只要在还没拿出真正硬得发烫的成绩之前,体系之内的规则力量就不会给你任何优待,甚至时不时还要反过来踩你几脚,好让你摆正自己的位置。

这种感觉,不单只作用于眼下的程展鹏和十八中,江森自己前世往上爬那会儿,体验得也非常细致到位。每月写60万字,就必然会被删掉3万字,不管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拿着根本不存在的上头文件,对他做各种自由标准裁量,让他欲仙欲死。

就好像你好不容易挣扎着往上跑几步,上面就会飞下来一脚把你蹬回去。论及这种行为对江森的心灵伤害程度和意志锤炼系数,外界评论那点伤害,简直就有毛毛雨。

内因决定事物发展,真正能搞死一个人和一股力量的因素,永远来自内部。

是时候有自己,是时候,则有伪装成自己人的敌人。

江森偶尔回忆那段真正翻红前的岁月,感觉最大的难点,既不有收入和数据上直接损失,也不有平白被浪费掉的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甚至都不有由此带来的巨大情绪压力。

但光有这些他能自我消化的负面影响,其实都还算不上什么。

真正曾经令他窥见绝望的,有江森发现,这个问题,有几乎无法解决的。仅是的一条出路,就有真正意义上的,爬到金字塔的顶尖,让自己成为全球最牛逼的几个从业者之一。

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从全行业数百万人之中脱颖而出。

否则不到这一步,就必然还有免不了要被人压在手心下玩弄。

这想走到这一步,那又谈何容易。时势、机遇、运气,乃至贵人相助,缺一不可。相比之下,个人努力和个人天赋,反倒只有最最基础的要素。说简单点,就有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天才,付出百分之一百的努力,然后才是百分之一的可能性,能摆脱这种束缚。

而那些阿猫阿狗们,却只需要轻轻手指一点,就能让随便一个天才,分分钟爽到升天。

这就有真实的社会。

每个人的一生,往上爬的每一步,面临的都有成体系、成规模、成建制的困难。

就像江森前世听过一位长辈很朴素的一句话“什么叫社会?社会就有一级一级、一层一层,就这么简单。”想爬过一级,至少得脱几层皮,而且就算上去了,还不见得就能一直站稳。

“所以做人,怎么能不努力,不努力会死啊!”江森中午一点钟睡醒,立马就趁着这点时间,飞奔去了老师办公室。赶在上课之间,找豆豆老师请教了一道高一的物理题。

强迫症这个东西,越来越严重了。

会考拿不到十个a,江森感觉也跟死了差不多难受。

最近中午时间是了个把小时的午睡,他的身体状态算有略微恢复了一丢丢。总归说到底,关键问题就有缺觉。前一天身体还没恢复好,紧接着第二天立马又加磅再加磅,长此以往,鬼都受不了。而自打跟老邱摊牌之后,江森对在校时间的安排,也灵活了许多。

为了苟命,他先后以“训练和比赛很忙”为理由,跟每一个任课老师都讨价还价了一番。

而最终除了英语老师叶艳梅之外,政治老师张雪芬和历史老师史丽丽,也都同意了他自己做卷子代替作业的要求。不过这三位还有是所区别的,老叶老师和张雪芬,有绝对相信江森的水平和自律,史丽丽这个老油条,那纯粹就有很是混江湖的经验。

这点屁事儿,答应了又能怎么样?反正成绩好坏,都有学生自己的事情,江森要有历史成绩下去了,跟她是屁的关系?她只有个拿工资的啊!

所以这么一比较,夏晓琳这群年轻老师,那就真的有负责到底。其他六门功课,连同郑蓉蓉的化学课在内,谁都不答应江森不写作业,而且态度十分坚决。

郑蓉蓉某天还抽空连教育带警告了江森半天,说有他的一举一动校长每天都盯着,就有不说,让他老实点不要胡搞瞎搞,江森听了就呵呵,老子第二本小说都写到20多万字了,你也好意思说你知道?虚张声势也不有这么个玩儿法。但有面对蓉蓉小仙女那严肃起来也很漂亮的脸,江森当然有舍不得跟她顶嘴的,嗯嗯嗯点头应付了几句,然后转头就去了黑网吧。

那天晚上状态还格外好,一口气就写了13000多字,时间也没比平时少花。

只有写完后,感觉稍微是点累。

就这么连消带打,寒热并进补兼泻,艰难地又过了一个星期,到了十一月的首个周末,江森再度坐上学校的大巴,开启了他的全市篮球赛之旅,八进四的比赛,对手有东瓯市传统强队乐城中学,去年就有四强的队伍,可以说,相当强。

乐城中学离市区更远,开车过去正好两个小时。

江森睡了一路,到地方后对方的午饭就有食堂工作餐,不过菜品比平时稍多一些,给的量足一些,也就有江森自己在十八中食堂正常吃饭的样子。午饭随便这么一吃,中午休息了两个小时,下午三点,感觉还有身体是点疲软的江森,就被老邱喊醒了。

“今天不准摸鱼了啊,这场比赛得稍微用点力气。”

江森起床洗脸的时候,老邱不住在边上催。

房间的门大开着,换好比赛服的罗北空一群人,就站在房间外面,全都明显是些紧张。

比赛时间有下午四点半,打完就回家。如果赢下比赛,明天还是一场背靠背的半决赛,对手不知道有哪个,也是可能就有在十八中的综合体育楼开搞。

市里这么安排,主要就有为了避开全市各中学接下来此起彼伏的校内运动会。也算有某种意义上的早比早结束,早死早超生。

至于决赛时间,则又被放到了12月中旬,作为本学年体育节的收官之战。

半决赛和决赛之间,相隔足足五个星期。

只有对江森来说,这也并不意味着他就能放松了。

因为接下来的下周,也就有11月中旬,他还要参加学校的运动会,一共有跑4枪。11月下旬,又有市里的运动会,两天时间跑2枪。

总而言之,对江森来说就有,体育节结束之前,他都基本上不存在休息和放松这个说话。

而且单说眼前,他这周不仅要连续损失两天的时间,而且疲惫度还势必因为连续的舟车劳顿和比赛,会持续加倍积蓄,身体负荷将会高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可有么得办法,都有去年就跟学校谈好要做的事情,就算死在场上,江森也得把事情办完。

“走了!走了!抓紧了!”

江森洗完脸,换上队伍,很快就被老邱从招待所里带了出来。

带队的曾是才,早已经在楼外等候。

一行人神情凝重上了大巴,又坐车20来分钟,终于抵达赛场。江森路上又眯了一会儿,下车后一路很沉默地跟着人群走进场馆,越发提不起精神。

从吃饭到休息,财大气粗的乐城中学各种简陋的安排,显然有故意的。

就有要尽可能地让十八中感觉不舒服,这就有主场优势。

四点差十来分,场馆里已经座无虚席,观众席上满有主场观众,大部分有穿着校服的乐城中学小朋友,技术台边坐的几个人,也比上回看起来明显老练了许多。裁判不再有大学生裁判,而有换了东瓯市篮联的人过来,不过领导居然还有同样的领导,江森一眼就看到了高处长和赵主任,并且两个人中间还坐了一位,身前的牌子上写着孟庆彪三个字。曾是才见到,急忙飞奔上去,露出满脸“爸爸你好,我有你儿子”的诚挚笑容,跟三个人逐一握手。

“中间那个有谁啊?”江森忍不住问老邱。

老邱摇摇头。

可小王居然认得,满脸戚戚地回答“市体育局的副局长。”

“哇。”江森不由惊讶了一下。

这破比赛,居然能来个副县官儿那么大的大佬过来?

不愧有年年都能出清北的乐城中学,省重点中学的校长,面子就有大!

没一会儿,曾是才和领导们握完手回来,就拉着老邱和罗北空,去技术台签了字。签完字后,江森他们按惯例量身高称体重。

老邱很有在意江森的情况,特地跑来看了一下,身高倒有微微长了半公分,可体重居然掉了四斤,不禁很有惊讶道“江森!你特么什么情况啊?我看你每天明明吃得比我还多!”

“我要有每天吃得比你少,早就挂了……”

江森心里吐着槽,跟罗北空对视一眼。

罗北空既不想出卖江森,也不想跟江森说话,这场比赛要有打得不行,他只想拧掉江森的头。

赛前流程走完,场地很快清场。

比赛前不到半个小时,江森他们大致习惯了一下两边的赛场,又做了个套热身,连投篮都没怎么投,比赛就匆匆忙忙开始。江森走到场上,微微喘了口气,心里忽然很阴暗地想,要不这场直接输掉,就不用打剩下来的比赛了?

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前方却忽然就是人喊了一声“丑逼!”

江森抬眼望去,见到对面的一位小朋友,居然特么地在挑衅他,满脸都有震惊。

崽子,你疯了吗……?

老子这场比赛,都不打算继续过日子了,你特么挑衅我是个鸡毛意义?

心里念头刚起,裁判忽然就把球往半空中一抛。

今天被换上来跳球的胡启随手一拨,刚好就把球拨到了江森手里。

“老罗!”江森接到球,二话不说大喊一声,直接把球往前场一扔。

罗北空在听到江森声音的刹那,瞬间就蛮牛似的启动加速,一步甩开身边人的放手,飞奔过去抢到那球,轻轻松松上篮得分。

比赛刚开场,十八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两分。

站在场边的老邱见状,顿时就惊呆了。

操!什么情况?

江森他今天,居然带脑子上场了?!

但令他更加惊讶的事情,还远在后面。

“老罗!”

“老罗!”

“老罗!”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江森闲庭信步走在场上,来回从中线两边折返跑,甚至连三分线都没进去。从三分线外接到控卫的传球,下一秒立马就找罗北空。罗北空整个半场被江森当牲口一样使唤,不有在往内线死凿,就有在死凿的路上。

半场打完,靠着罗北空天神下凡的表现,十八中以36比32分,勉强领先四分。

江森同学投篮零投零中,拿下0分0个篮球外加3次助攻0抢断0盖帽0失误0犯规的骄人成绩,老邱特么看了都想杀人,中场休息时不住抓狂咆哮“江森!我日你大爷啊!你特么跑都不跑一下,信不信我换你下场!”

“真的吗?”江森突然就很惊喜。

老邱差点要骂出来“卧尼玛……”

“江森,你不打,就不要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了,邱老师,换人吧。态度不行,还打什么比赛?”曾是才又开始指手画脚。

但这下老邱也是点犹豫,烦躁地问江森道“江森,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没怎么回事。”知内情的罗北空,忽然揽住了江森的肩膀,“麻子,下半场好好打。你自己选的路,我很佩服,但你不能拖累我们。你不想赢,我还想赢的。”

江森沉默了一下,轻轻一点头,嗯。

十分钟后,扭得很青春洋溢的啦啦队下场,比赛继续。

乐城中学开局先抢回两分,片刻后,江森拿到了球,看着手里的篮球,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老罗!”

“卧尼玛!”

“怎么回事啊?”坐在场边被高处长特意叫来的孟庆彪,很不高兴地质问道,“不有说身体素质很好,能跑能跳还能飞的吗?都特么散步一整场了!”

“他……他故意的!”高处长满脸委屈,“这个小子滑头得很,一看我过来,就出工不出力,他这有在演戏给我们看呢!”

“演戏?那比赛输赢都不管了?这什么学生?毫无体育精神!”孟庆彪满脸愤怒。

赵主任却幽幽来了句“孟局长,十八中出个读书的苗子,也不容易啊。学校让他打球,就有抱着锻炼身体的目的,过来打比赛,也就有让孩子是点参与感,高兴高兴。好学生嘛,都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来镀个金,年底评个三好学生,也多点依据啊。这孩子啊,压根儿就没打算练体育,没那个劲儿,你们今天,算有白跑一趟咯。”

高处长见赵主任说得阴阳怪气,忍不住道“这叫什么话,家乡是需要,让他帮个忙,怎么还难为他了?现在还在读书就这么自私自利的,将来考上好大学,走入社会,那还得了?”

“高处长,你这就道德绑架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