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梦想和理想(补昨天的)(1 / 2)

下午两点半,星星星中文网的办公室关上了房门。

前台的桌子被移开,只留下两张椅子,侧对公司进门的墙壁。两台摄影机一前一后架设好,央视的知名的主持人王智,和江森面对面相视而坐。

镜头从王智望向江森时,能清楚看到,墙壁上星星星中文网的大logo。经济频道的人干活很有专业精神,几乎是刚到公司,立马就开始了拍摄工作。

“采访正式开始之前,我想知道,我是应该叫你江森同学,还是该叫你二零二二君呢?”王智的开场白很有意思,似乎是想给江森先贴一个标签。

而江森虽然在生意上是个不折不扣的菜鸡,不过面对媒体,总算是略有经验的,回答道:“如果是私底下的话,我当然更希望大家能直接叫我名字,当然除了二零二二君这个笔名之外,我生活中还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外号的。如果现在不是寒假,而且你要是能在我们学校采访我的话,肯定能听到各式各样的叫法。

不过今天既然是在星星星中文网的主场,咱们两个人,严格意义上来讲都是客人,那就客随主便,还是喊我的笔名吧。但网站这边,还有我们的行业,包括这个网文市场的圈子,大家还是比较喜欢喊简称,就叫二二君。”

“这样喊起来更顺口?”

“少说两个字,至少不拗口。”

“好的,二二君,很高兴认识你。感谢你接受我们对你的面对面采访,我叫王智。”

“久仰大名,万分荣幸。”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身子微微往前一探,随意地握了下手。

.com

王智马上进入状态,“我猜测,可能你对突然收到我们的采访邀请,是有点意外的吧?”

“对。”江森点点头,“按道理说,我的两本小说,目前也就是在网络文学的这个小圈子里头流行,可能我听说国外那边也略微有点影响力,我们当地回来的华侨也都听说过我,但是……我个人感觉上,在咱们国内市场,这个东西还是一直都挺小众的,可以说你们对我的采访邀请,既让我觉得受宠若惊,又让我感到猝不及防、措手不及。”

王智微微一笑:“其实我也一样。我是在几天之前突然收到我们台里制片的消息,说网络上最近出了一个很红的人物,就像前些的那些网络红人一样,属于现象级的传播力度。、

刚开始我还比较平静,觉得可能就是一阵风,刮过去就算了,结果我们制片很认真地告诉我,说这个人物值得水深挖,然后我就找到了一个最近几天被传播得很火的帖子,当然这个贴子的标题还有这个作者的名字,都有点……风格奔放,咱们做电视节目,就不太适合具体说出来了。不过这里头的内容,确确实实,是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眼球。

那其实是一个字数不太多的帖子,可能也就一千多字,但是其中蕴含的信息量,真是让我忍不住想要再更加细致地去一探究竟。这个帖子,你自己看过吗?关于你的孝心的那个帖子?”

“没有……”江森微微摇头,“我最近几天,都住在我们学校的宿舍里,宿舍里没有网络。另外还忙了点别的事情,没时间去关注这个了。毕竟再热闹,也都是网络上的热闹,对我的生活其实可以说是,毫无影响。”

“毫无影响?除了我们,没有别的媒体要求采访你吗?”

“有。”江森笑道,“都被我们校长挡回去了,说不能影响我的学习。”

“现在是寒假,然后年还没过完,而你的父亲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你却回学校学习了?”王智直接切入了。

江森很坦然地点点头道:“是的,不过我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我是在把我爸很好地安顿妥当后,才返回学校的。

一方面,我留在医院里,确实帮不上忙,我爸是中风瘫痪,外加上这几天又查出来有胃癌,他是需要专门的人来护理的。另外一个方面,我现在是高二,距离高考,满打满算,也就只剩下三个学期,可以说接下来的每一天,在我心里头都是非常宝贵的。事实上,今天接受你们的采访,应该就是我在参加高考之前,最后一次做这些……不太正经的事情……”

王智笑着打断:“你说接受我们央视经济频道的采访,是不正经的事情?”

“不能这么理解。”江森很认真回答道,“接受贵台、贵频道的采访这件事情本身,当然是很好的。但是因为我是学生,是高中在读的学生,所以站在我的角度上,那当然除了好好学习、备战高考之外,其他比较耽误时间的事情,应该来说,都是不正经。我从东瓯市过来,路上前前后后,加上接受采访,花费的时间差不多是四十八个小时。

那这四十个小时,对高考来说,有什么意义呢?能给我的高考加分吗?不能吧?所以当我以高考为第一任务和第一目标时,接受这次采访,当然是不正经的。”

王智道:“可是你还是接受了。”

江森道:“对,因为总要做个了断,总要给社会和市场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我要暂时地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了,希望各路英雄,都能给我个面子。而且我相信,央视经济频道,是有这个能力,来助我一臂之力的。相当于就是,我在向央视表达敬意的同时,也借助央视的平台和影响力,帮我挡住以后那些,还想要找我干不正经的事情的那些人。”

王智道:“比方说呢?哪些事?哪些人?”

江森笑道:“这个直说会比较得罪人,我还是到时候当面跟那些人说吧。不过前提是,刚才我们说的那些话,恳请你们一定不要剪掉,一定要在电视上播出来。”

“我可以跟制片人和编导商量。”王智没答应也没拒绝,但立马话锋一转又问,“那这个不正经的事情,也包括不打算参加奥运会吗?”

“这个说得有点离谱。”江森道,“我只是刚刚跑出一个在国内来讲,还算比较厉害的成绩。事实上也不一定能获得参加奥运会的资格。”

“但这可是家门口的奥运会,就一点都不动心?”

“当然动心啊!”江森脱口而出,“谁不想为国争光呢?谁不想青史留名呢?你当我放弃这个机会,是很轻描淡写的吗?我刚开始做选择的时候,内心也是非常天人交战的,我是花了很大很大的决心,才做出了现在的这个选择。”

“什么选择?”

“高考第一,没什么任何事情,再能阻挡我参加考试。”

“你好像面临着很多的选择?”

“是的,不仅仅是选择,还有很大很大的诱惑。”

“有多大?”

“一年……五百万,甚至可能上千万的收入吧。”

“能有这么多?”

“有。”

“网络小说的稿费?”

“广义上,可以这么理解。”

“狭义上呢?”

“狭义上,得算一笔很清楚的细账,我得把这一年来的收入结构,全都一笔一笔地说给你听,你可能才能听明白我的意思。”

“我们是经济频道,对这个事情,还是挺好奇的。”

“那我简单点说吧,其实网络订阅的稿费本身,目前并不是非常多的,每个月非常认真、努力去写的话,我可能一个月到手也就七八万。”

“一个月七八万?这叫不多?”

“相比海外的繁体稿费收入,还有咱们国内市场的简体收入,这笔钱确实是不多的。而且你要知道,我现在可以说星星星中文网,这个国内乃至全球最大的商业写作平台上,人气最顶尖的几个创作者之一,算是已经站到行业收入的金子塔尖,我有这个收入,那一点都不奇怪。星星星中文网有些人的收入,可能比我更高,高出一两倍的也都还有。”

“那就是每个月二十多万?那也很了不得了啊!”

“做房地产的,一年上百亿营销,他们的老总一年的个人收入起码几十个亿,一个月挣几亿,同样是站在金字塔顶尖,他们是我们的一万倍。还有我们星星星中文网现在的大老板陈先生,也是现在的中国首富。前些年他做海外游戏代理业务的时候,最高峰时期,每天的资金流水超过两个亿,他个人一天挣多少,我是不清楚,但肯定每天挣到的钱,比星星星中文网最能挣钱的作家,一个月的稿费还要多几倍。

所以这个事情,其实并不值得夸耀,因为在全国这么多行业当中,网络文学这个行业,实际上现在还是非常弱小的,这个行业和市场,全都还是幼苗。所以不要只看到最顶尖的作家,好像一个月能挣几十万了就觉得,哇,这一行有好多钱,但是你再往下数,按收入排下来,可能行业第一百名,月收入只有两三万了,第一百五十名,就连一万都不到了,等数到三百名,收入就跟普通人的平均工资差不多。想一想,全国哪个行业,你说都做到全国前三百名了,还只能赚个工资的?”江森侃侃而谈。

王智这时果断打住江森对星星星中文网和网络文学行业的变相宣传,“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们这行,其实挣钱不多,但是你个人,还是不错的?”

“对。”江森道,“要不然我现在也没办法这么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跟你们聊这么多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份幸运,我现在的生活可能就比较焦头烂额了。”

“因为你父亲?”

“对,那会是最大的一个原因。”

“你父亲的治疗费,到目前用了多少?”

“二十多万吧。”江森道,“所以如果没有写这两本书,这笔钱对我来说,完全就是天文数字。”

“现在呢?”

“现在当然完全可以负担。”

“我听说你除了负担了你父亲的这笔医疗费,还负担了你们乡里一个姓孔的干部的治疗费用?”

“对。”江森道,“这个事情应该挺多人都知道了,而且我私底下也说过很多次了。我帮助垫付治疗费的那个人,名字叫做孔双喆,是青山民资自治乡的乡干部,是乡政府科教文卫办公室的主任,后来得病了,才被要求病退的。可以说,没有孔主任,我或许就连初中都没办法读完,我是在他的保护下,才完成了咱们国家的九年制义务教育,才有机会去到城市,最后得到我现在就读的东瓯市十八中的帮助。”

江森把身上穿的校服右胸口拉起来,右胸口上,有东瓯市第十八中学的字样,然后怕镜头拍不清楚,干脆又站起来,转过头,露出背上更大的十八中三个字。

王智说道:“好的,我们看清楚了。”

江森这才坐回去。

王智接着问道:“那么事实上,这位孔双喆主任,是保护你免于受到来你自己亲生父亲的……”

“暴力和胁迫,对。”江森淡淡地接道,“我爸在阻止我读书这件事情上,真的是尽了全力的,不遗余力,而且坚持不懈。”

王智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网络上有人说你愚孝?”

“我没看到。”江森淡淡道,“但是对那些,为我抱不平、为我鸣冤叫屈的人,我是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的,也感谢他们那么关心和爱护我。可是这件事情,哪能有什么对错可言呢?”

王智问道:“那你真实的内心想法呢?你不矛盾,不纠结吗?”

“有什么好矛盾的?有什么好纠结的?”江森微笑道,“我爸不让我读书,是他的选择;现在他快病死了,没人照顾,我作为他的儿子,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只是掏了点钱,让他能够住进医院,接受正规的治疗,接受手术,雇佣一个护理阿姨,照顾他的日常生活,仅仅是这样而已,难道救人还错了?难道我更应该看着他活活病死?这算什么道理呢?而且我连孔主任都救了,反倒就不该救我的亲生父亲?就因为老孔帮了我,而我父亲一直在拖累我、伤害我?这个事情,我反问您一句,您觉得这里头的道理,是能用简单的对错来讲清楚的吗?”

王智沉默不语,没有表态,而是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盯着江森。

江森只要继续道:“可能我说这句话,会显得我好像人生经历很丰富一样,但是我还是想说,人生在世,许多许多的事情,都是没选择的,是迫不得已的,是你必须去做的。

我爸他也没读过什么书,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对,在他的这一整套生存的思路里头,让自己高兴,那就是最重要的。这里头既有他自己性格方面的原因,也有环境造就的原因。

我们家原来的户口地址,全称叫做瓯顺县青山民族自治乡十里沟村第三沟大寨老牛头山山后小寨,就是山上一块平地,连门牌号都没有,偏僻到就算是中国邮政的邮差,他都只能把信送到村子的小卖部,再往里头走,他会迷路,一迷路就容易出人命。

在那种地方,资源短缺,生存环境可以说很恶劣,一个人住在那样的地方,他可以变得很质朴,很单纯,也可以变得很野蛮、很荒腔走板、毫无廉耻,因为没有跟现代社会交流的机会,没有那样一个环境,可以教会他们现在社会的生存规则……”

王智忽然道:“可是我觉得,你学得特别好。”

“所以得感谢国家。”江森道,“我小学的时候,每天只能吃一顿饭,就是中午那一顿饭,因为我很幸运,我们那一年县里的领导,很重视山里孩子的教育条件,专门在那么贫困、那么偏远、一无所有,甚至连块平地都没有的地方,办了一所小学,而且不仅读书免费,还能吃一顿不错的午饭。我那时候个子很小很小,我爸是觉得有利可图,可以靠国家的力量来养我活,所以我才允许我去读小学。”

“那小学之后呢?”王智问道,“是因为初中不提供免费午饭吗?所以你爸才不让你读书了?”

“这只是一方面。”江森道,“初中的学费和生活费,需要家里额外支出,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他觉得我个头长得差不多了,可以回家种地了。”

“你当时多高?”

“一米五出头吧。”

“但是在你爸眼里,那就已经是够用了?”

“对。”

“那么你读到初中毕业,你爸爸其实还是付了钱了?”

“没有,他没掏钱,我是靠乡里和县里的贫困生补助生活。”

“包吃包住?”

“包吃一顿午饭。”

“晚饭呢?”

“没有晚饭,晚饭是要额外付钱的,学校和乡里头,资金也有限。”

“三年初中,每天只吃一顿?”王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江森回忆了一下,点头道:“记忆中是的,我记得我参加中考的时候,基本上走路都打晃,每门课考完之后,那叫一个饿的,根本没办法形容。幸好就是考试那几天,学校图吉利嘛,早上起来给我们住校生分一根油条,两个鸡蛋,但是我吃的是两个咸菜饼,不然我可能考不了那么些分。还有中考体育考试,人家跑一千米用跑的,我差不多是用走的。”

王智道:“但是你现在一千五百米却跑出了这样的成绩?”

江森道:“这就得感谢十八中了,我真正意义上,在学校里有吃饱的感觉,是从上了高中之后……”

王智道:“再然后,你就写小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