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梦想和理想(补昨天的)(2 / 2)

“对。”江森点点头,“高一暑假,我是攒了一点钱,想写小说赚点生活费。”

“谁告诉你写小说可以赚钱的呢?”

“我的室友,我有个室友名字叫……不说了,我怕学校找他麻烦。反正这个室友很爱看网络小说,我有时候就故意问他,这东西是怎么怎么回事啊,他就会跟我说两句。我一听,哦,好像也不难。”

“就写了?”

“对。”

“哪里写的?”

“我乡里青山村的菜市场一个的网吧,就叫青山网吧。”

“网吧里写东西,按小时计数的吧?”

“对。”

“那你说的攒了点钱,就是攒这个钱?”

“对。”

“怎么攒的呢?”

“学校的奖学金,还有一些补助。”

“高中的奖学金?”

“对,我高一期末,我们全市高一搞了个统考,我是全市第九十九名,对我们学校来说,算是很优秀的成绩了。学校就给我发了一千块的奖学金,再加上我在学校里勤工俭学的补助,还有一些列通过各种学习和劳动的渠道吧,我有点忘了一共攒了多少了,反正加起来,应该是一千多块。”

“一笔巨款,对当时的你来说?”

“对。”

“你就没想过,有可能根本赚不到钱?”

“有想过。”江森道,“但是我也想过,如果不这么弄的,上大学的钱我上哪儿去弄?”

“国家有助学贷款。”

“那第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呢?如果是在外地,路上的交通费呢?”

“找亲戚借呢?”

“您觉得,我能借到多少?如果我在大城市读书,一个月的生活费最低按五百块计算,我们村里头愿意借我五块钱的家庭,全部加起来,不会超过五十户,我在我家村里借钱,撑死了借到二百五。”

“那乡里和县里呢?”

江森一笑:“要是现在,我有百分之百的自信,几万、几十万我都能借到,可是我们假设,如果我现在一文不名,只是十八中这所学校里的,一个普普通通的贫困生,一年半之后,只是考了个普普通通的大学,请问,我应该以什么理由、什么名义,向我们乡里或者县里的哪个具体的单位,找什么人,来借我的这笔生活费?您能给出答案吗?”

王智摇摇头。

“那就是了。”江森道,“您堂堂的,央视经济频道的记者,都觉得没有门路,我到时候一个普通学生,虽然是住在乡里,但是对我来说,我们乡里和县里,跟首都有区别吗?都是同样的高山仰止啊,我能找谁去呢?”

王智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所以只能靠自己?”

“对,所以只能靠自己。”江森道,“我写小说,是被迫,是没有出路的出路,拿着一千多块钱,去网吧里写小说,是孤注一掷、是破釜沉舟、是背水一战。”

“幸好打赢了。”

“对,很幸运。”

“那你小说里的那些灵感,又源自哪里?”

“你看过乡村械斗吗?听说村子里的各种家长里短吗?”

“你的意思,是源自你的生活?”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任何故事,换个皮都一样。你给主角戴上皇冠,身边蹲一条会喷火的黑龙,那就是西方玄幻,你给主角穿一身破衣,身边牵条狗,那就是陈二狗的乡村生活。我给我的主角穿上西装,假装他是在公司上班,他有个爱慕的人叫苏糖,那就是《我的老婆是女神》。”

“可是那些职场斗争呢?那些职场知识,你怎么解释?”

王智这句话,就带着点儿显然不可言说的目的了。

江森却早有准备,说道:“我们高一一整年,政治学的是马克思经济学,你猜我凭什么全市统考,能考到第九十九名?你猜我政治考了多少分?”

王智问:“多少?”

江森依然不回答,坚持道:“你先猜。”

“我猜……肯定不低。”

“你猜具体分数。”

“可能九十五以上吧?”

“你再猜。”

“难道一百分满分?”

“当然是一百分满分。”江森笑道,“我高一全市统考,政治、英语,还有化学,全都考了满分。”

“这么说,学习成绩,确实非常好。”

“对。”

王智又安静了几秒,话里头,那不对劲的味道,渐渐上来了:“那么你写小说这件事,对学习成绩有影响吗?”

“有。”江森言简意赅,“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希望接下来能集中精力只做一件事。”

“就是考试?”

“对。”

“那你之前,同时做过几件事?”

“三件吧。”江森道,“最忙的时候,既要保证学习,还要保证体育训练和写作。”

“忙得过来吗?”

“忙不过来。”江森摇摇头,“很痛苦,不过幸好持续的时间不长。”

“大概持续了多久?”

“差不多两个半月左右吧。”

“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你确实是,这几件事都完成得不错?拿了运动会的很好的名次,第二本书也写出来了,还有期末考试,成绩也没落下?”

“落下了。”江森道,“比起之前的几次考试,我自己也是能明显感到退步的。”

“那么写小说的话,你是八十七天……写了一百零八万字?”王智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材料。

江森点头道:“对。”

“怎么做到的?”

“每天坚持写啊。”

“在读书和训练的同时,每天还要写将近一万两千字?”

“对。”

“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

“对于不做这一行的人来说,可能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一天写一万字,坚持两个半月,也不算什么难事。”

“但问题是,你还要做其他那么多的事情,你的时间是哪里来的?”

“当然是挤出来的。”江森道,“我牺牲了很多睡觉的时间。”

“长此以往,思维上……”王智指了下头,“不会受影响吗?”

“受影响啊。”江森耐心地说着车轱辘话,“所以不是学习成绩退步了吗?所以不是很果断地,只坚持了两个半月多的时间,就收手了吗?因为实在是写不动了啊。”

王智看着江森,愣是有点懵。

这滴水不漏得跟外交部那帮家伙似的,毫无破绽啊!

他想了想,只能继续问:“你写作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吗?”

“有时候是,有时候不是,有时候身边的人还挺多的。”江森微笑动,“特别是第一部小说,我在网吧写的时候,还没写完,书就红了。然后写到快大结局的时候,村里有些人就干脆跑到网吧里来,就站在我身后看,现场看着我写。”

“不会受影响?”

“没办法,都是衣食父母,我还能赶他们走怎么的?”

“那在学校的时候呢?在学校里是怎么写的?”

“学校机房。”江森道,“我给我们学校捐了五十万,我们校长实在不好意思拒绝我,就把机房的钥匙给我了。不过我们那个机房,窗户特别多,有些同学有时候就喜欢趴在窗户外面看我敲键盘,我后来被烦得没办法,进机房的时候都得先检查有没有人躲在里面。”

“所以学校里头,也有不少人,是亲眼见证了你的这个创作的过程?”

“可以这么说。”

王智感觉已经问到山穷水尽了,想了一想,说道:“那最后两个问题,你到目前为止,一共靠写小说,挣到多少钱了?以及你高中毕业之后,大学打算报考什么专业,将来的人生计划,又是什么?以后还会继续写小说吗?”

“这起码是三四个问题吧?”江森很配合地微笑回答,“第一个问题,我目前的话,算上这个月即将到手的稿费,税后总收入,估计是要逼近五百万了。毕业后的专业选择,目前还没有任何想法,还是专注高考本身,专业的话,到时候再决定也不晚,也得看具体能考上什么样的学校。至于人生计划,这个问题有点大,但是不排除当职业作家的可能性,也不承诺说,一定不会写,不过具体什么时候再开动,也得看时机、看情况。”

“那人生的大方向呢?”王智道,“即便不确定将来做什么样的职业,那么你有什么梦想和理想啊?”

“当然有啊。”江森道,“我的梦想是,祖国早日统一,中国民族能早日实现伟大复兴,国家强大,人民富足。我的理想是,能为我的这个梦想,也尽一点自己的力量。”

王智听得有点愣神。

有一说一,他干这行这么多年,今天算是头一回听人这么回答这个问题的。

愣了好几秒,才有点不知该用什么表情,笑着说道:“真是很伟大的梦想和理想,我也希望你的梦想和理想,都能早日实现。我们一起努力。”

他站起来,向江森伸出右手。

两个人轻轻一握。

“感谢你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我也感谢经济频道的邀请,很荣幸。”

……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