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浑身发光(补昨天的)(1 / 2)

“……请问你跟青山民族自治乡,原科教文卫事务管理办公室的孔双喆主任,具体是什么关系?是远方亲戚的关系吗?”

“不是,没有任何血缘上的关系。”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从我们十里沟村的村小学毕业后,就被划区到青民乡的乡中学读初中。初二的时候,我家里头想让我辍学,回家务农。当时我不太同意,我家里的反应就稍微有点过激。”

“怎么个过激法?”

“去学校的校长办公室里泼大粪。”

“……”

“所以孔主任当时就闻讯赶来了。可以说我是在孔主任的保护下,才艰难读完了整个初中。不过初中毕业后,因为我家里人还是希望我能回家种田,我的中考分数,又离县中差了五分,只能留在乡中学继续读高中。乡中学那边因为挺怕我家里人的,也不是很乐意录取我……”

“但是你的中考分数,已经是全乡最高了?”

“也不能这么说,其实乡里孩子分数比我高的还是挺多的,不过他们的学籍都在县里,我就占便宜了。”

“那你中考是哪几门发挥得不好?”

ps://m.vp.com

“体育吧,还有思想品德和历史与社会,就是开卷考的那门……”

“咳,有点说偏了吧?”莫怀仁插嘴进来。农历除夕的下午,他已经没什么太多的工作,只剩下待会儿三点钟,还有一个关于过年期间安全工作部署的会议。

所以鉴于时间还有那么一些,他就干脆留下来一起听一听。听到这里,顿时不由得庆幸,幸好自己留下来了,不然江森这个小心眼的家伙,还真的是逮住机会就要“喊冤”。

“那上面那句掐掉,不要写。”

江森立马很是配合地淡淡一句,莫怀仁却听得有点挠头。江森中考那档子的事情,还真是个定时炸弹,必须得抓紧地处理掉才行。不然江森今后的成绩越突出,这个事情的性质就会越严重,岂不是就让他攥住县里的把柄了?这特么怎么行?!

莫怀仁心里这么嘀咕着,面前的潘达海和王清风,却双双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潘达海是明显听出这句话后面藏着猫腻。

但王清风这个菜鸡就是纯粹以为,江森这句“掐掉不要”只是个玩笑。

心里还想,二二君原来这么幽默的……

等回家后得把今天采访二二君的事发到论坛上好好说说。

“哈哈,确实跑题了哈。”潘达海非常有经验地直接把这个弯给拐了回来。

这回的采访任务很重要,现在确实不是瞎聊的好时候。

今天专程跑来这边采访江森这件事,其实过程是很曲折的。

事情往前回溯,从昨天中午瓯附医的事情发生后开始说起。医院那边的舆情出现后,区里的应急方案,自然是常规地先把事情摁下去,毕竟社会影响实在不太好。所以胡部长才指示说,深挖一下这个事情背后的正面消息,但按潘达海的理解,无非就是要他把负面新闻做成正面报道——不是说事情就不处理了,而是哪怕要处理,也得低调处理,没必要搞得满城风雨。最好能把坏事,掩盖在好人好事的声音底下,悄么声地处理了,这才最显本事。

因此这件差事,自然当仁不让地,就落在了《东瓯日报》身上。而他潘达海作为《东瓯日报》社会版的一线跑腿队员,也理所当然,就成为执行这个年前加班任务的不二人选。

身为社会新闻版块的老手,潘达海昨天第一时间就去采访了当事人。下午两点多,他在学院街道的派出所拘留室里,见到了午夜闹事青年肖俞宇。根据肖俞宇所说,他的这个骨髓,原本是自愿捐献给医院的,可是当医院那边找到需要骨髓的病人后,有家名叫蒲福东瓯市建国肿瘤专科医院的人,却又主动找到了他,提出让他将骨髓卖给他们。

肖俞宇说考虑到自己家庭条件困难,就怀着挣扎的心情出卖了良知,最终以八万块的价格,把骨髓卖给了蒲福建国肿瘤医院。但是蒲福医院的人告诉他,他们也是拿这个骨髓来做慈善,绝不会多收病人一分钱。肖俞宇说这就让自己的良心,稍微好受了一点。

至于这些鬼话到底谁会相信,反正就谁爱信谁信去。

潘达海耐着性子听肖俞宇说完那些骗小孩的鬼话后,肖俞宇又接着说,他把骨髓卖掉之后,大年二十七的晚上,突然就有人打电话告诉他,他的骨髓被蒲福医院以200万的高价卖出,而且是瓯附医提供了患者信息,所以他才做出了后续的过激举动。

但他并不是为了钱去揭发举报潘瑾钱的,他主要是为了正义和良知。

潘达海当时一听,就觉得这个事情有点了不得,立马结束了对肖俞宇的采访,然后顺着这条线,摸到了瓯附医的血液科。在一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外加王清风美人计的操作下,终于做通了医院里一个正义感满满的年轻实习生的思想工作,挖到了那个接受骨髓配型的患者的资料,名叫孔双喆,还拿到了孔双喆登记资料的复印件。

王清风为此付出了一个答应和那个小哥吃顿饭的承诺,实在是非常委屈小姑娘。

紧接着在拿到那份登记资料后,潘达海看到孔双喆居然是青民乡政府的一名中层主任,瞬间就联想到,这这样一个穷地方的中层主任,怎么可能掏得出200万买命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