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丛林(保底更新15000/15000)(1 / 2)

台风过后,十里沟村大半个村子重建。

乡里为了完成山区移民的安置工作,特地在这里设了一个事实上还够不上派出所资格的警务站,每天派一名民警和两名协警前来执勤。白天三个人,晚上两个人值班,轮流休息。

警务站的位置在村口东面,是一座二层小楼,距离村小学的直线距离也就三四百米。所以江阿豹闹事,他们来得很快。

江森跟着两名协警进了警务站,进了大门,一楼的布置格局,一眼便一览无余。总共就三间屋子,前方和左右,各是一间办公室,一间问询室,以及一间拘留室。当然也有个招待前台,不过人手上捉襟见肘,那张前台桌子就是个摆设。

上二楼的楼梯,则架在室外,楼上应该就是他们晚上值班睡觉的地方。除此之外,江森进门的时候,还看到二楼阳台上架设了一台望远镜,估计也是他们出勤快速的主要原因之一。在这个安装不起太多监控摄像头的地方,这玩意儿就算是将来天眼系统的替代品了。

江阿豹被押进警务站的时候,态度格外嚣张,看得江森很是疑惑。这个狗东西,往日里一直都是很怕警察的,怎么今天突然一反常态,难不成狗仗人势,感觉自己的儿子出息了,他就飘了?这特么可不是个好兆头啊。现在在十里沟村里飘一飘也就算,哪天要是飘到乡里甚至县里去,那丢人的分数,可是要扣在他江森头上的!

马拉个蛋蛋的,要不要趁月黑风高的时候,找个人把人……

阿呸呸呸!妈的老子在想什么?

这种事情怎么能干,想都不该想!

还是得想一点更妥善的办法,今时不同往日了,老子已经是江竹席了。

要体面!一定要体面!

ps://vpkanshuco

如果你江阿豹不想体面……啊呸!

为什么分分钟又绕回来了……

江森心里正嘀嘀咕咕,异常熟门熟路,自觉就走进问询室的江阿豹,才刚坐下来,突然拍桌就吼:“那个媠媢生的棺材儿!赚了钱不给自己亲爸用,拿去给那些狗生的用!我操你马拉个币的!敢花老子的钱!那些狗生的早晚都要#¥@#¥!我跟你们说!他今天要是不拿个一百万给我,老子就天天来你们这里,喂你们这些狗生的吃粪!马拉个币!我说错了吗?就是你们这些狗生的东西欠我的!我儿子的钱就是我的钱!你们这些狗政府!你们欠老子三百万了!麻辣隔壁的报纸上都写了!麻辣隔壁的还想骗我?还捐?我捐你马拉个币的!他是我儿子,老子说不能捐就是不能捐!马拉个……”

砰!

询问室的房门一关,两名协警从屋里走出来,脸色发黑地看着江森。

江森急忙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没管教好……”

“唉……进来说吧。”年龄较大的那名协警,把江森喊进办公室。

办公室也很小,里面就三个工位,外加一张最多只能坐两个人的沙发,连个茶几都没有。

老协警把江森带到他的工位前,拿出一本出警档案,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最近一个月多来,他们在十里沟村的总共213次出警记录,其中江阿豹这个名字,一眼扫过去,最起码特么能占到三分之一,“你自己看!你自己看!过不过分?你说过不过分!?”

他拍着桌子,愤怒地控诉着:“从上个月开始,你爸就每天在全村没事找事!到处说国家欠他钱,我说句难听的,真是跟条狗一样,见人就呲牙,见人就要咬一口气。

工地施工他去工地闹,耽误多少工期?学校施工去学校工地泼大粪泼了五次,到了夜里还去寡妇家门口踢门,村子里修个公共厕所,他天天就蹲在女厕所里,我们没办法,楼上的望远镜,天天就对着公厕看,生怕他又搞出什么事情来!乡里头新的领导过来视察,还以为我们也是变态!妈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老子早特么把他头都打爆了!”

“是是是……”江森不住点头,“我一定会教育他的,您受累,您受累……”

“唉……”老协警叹了口气。

年轻协警端来两杯茶,放到桌上。

老协警端起茶来,叹道:“受累倒是不至于,就是你爸这个问题啊,确实不好处理。现在是打也不是,骂也没用,教育看来也来不及了。”

江森小声道:“不能拘留吗?”

“怎么拘留?”老协警道,“把他关在这里,一个大活人,要吃要喝,我们这个拘留室里,连卫生间都没有,你爸那个人,你知道的,吃饱喝足、来了感觉,那脱下裤子就要解决的。你当我们没关啊?关他一晚上……诶哟!早上起来那满地的,啧啧啧啧……我现在想起来都想吐!他是躺在屎里都能睡,我们不行啊!”

“行了行了,不用描述得那么具体了,我已经有画面感了……”

江森急忙打住老协警的话。

老协警又继续叹道:“还不光是这样,他要求又高,又要抽烟、又要喝酒,我们哪来的钱嘛,这半个月,就为了盯住你爸,不让他在村子里搞破坏,我们真是自己往里头都不知道搭了多少进去……”

“哎哟!还有这事儿?”江森闻言一惊,连忙说道,“您尽管列张单子,这部分费用我马上给您结清,真是太对不住你们了,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单子在这儿了。”年轻的协警直接拿了个小本本过来,“到昨晚上为止,为了哄住你爸,我们一共往里添了两千四百八十六块五。”

江森二话不说立马掏出包来,一看包里没多少现金,忙又抽出卡道:“能刷卡吗?”

两个协警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看江森。

江森默默收回去,说道:“给我个你们警务站的银行账号吧,我回乡里马上给你们打过来。”

老协警这才点点头,“也行。”

就在这时,警务站外,一个浑身湿答答的人从门口经过,朝里头看了眼。

老协警立马喊道:“邢队!江阿豹关询问室里了啊!”

“看着点!别让这狗东西又特么拉屎拉尿的!我先上楼洗个澡!”姓邢的民警怒吼着,二楼外的铁楼梯,随即响起脚步声来。

江森叹了口气,拿起茶杯,默默喝了一口。

老协警这才说道:“先坐一下吧,等我们邢队长下来再说吧。”

“诶,真是对不住,太对不住了。”江森端着杯子,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那个年轻的协警则走出办公室,走到问询室前,打开窗户朝里面看了眼。

江阿豹的声音立马从里面传了出来:“草你妈拉个比!看你爸干嘛?狗生的!有种枪毙了我啊!来啊!麻辣隔壁的!废物!你妈%¥¥%……”

年轻协警直接关上了窗户。

江森在屋里喝着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学校召唤的家长,内心一阵头大。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邢队长换了身干净衣服,从楼上走下来。警服幸好有备用的,穿得整整齐齐,走到江森跟前,沉声道:“你就是江阿豹儿子?”

“是是。”江森急忙站起来,扫了眼他肩上的一毛三,赶紧再次道歉,“我爸真是让您费心了。”

“不是费心,他是要把我们全都弄死。”邢队长一开口,比老协警还夸张,“你说说吧,你爸这个事情,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江森想了想,问道:“能怎么处理啊?”

邢队长掏出一包烟来,往嘴里塞一根,又走到老协警身边借了个火,然后才吞云吐雾走回江森跟前,眉头紧皱道,“能怎么处理,就看你的意愿嘛。要是你都同意的话,你爸这个情况,判三年以下,我是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猥亵妇女、寻衅滋事、冲撞警务机关、辱骂和伤害公职人员……你自己算算,该不该判刑?要不是看你面子,老子早把他脑浆子都打出来了!”

“那你们还等什么呢?”江森听得有点茫然,“我愿意啊!”

不想这话一出口,邢队长却是很奇怪地看了江森一眼。

“你愿意?省厅刚刚给你发了见义勇为的表彰,通报都发到乡里来了,你前脚见义勇为,后脚就让你爸坐牢,这样像话吗?”

江森听得有点迷糊,不由问道:“那你们究竟想我怎么样?”

邢队长忽然就冷静下来,盯着江森,对视片刻,缓缓说道:“最好呢,我看还是先拘留起来,你去把食宿费缴够了,我们把他送到乡里的拘留所,好好关上一段日子,大家都省心。”

江森仿佛是听明白了,微微点头,然后想了一下,又问道:“那我干脆大义灭亲不就好了?”

邢队长和屋里头两个协警全都听得一愣,邢队长不由问道:“你想怎么灭?”

江森道:“直接去乡里报案啊,就说我爸犯法了。”

邢队长连忙问道:“你不怕影响你的社会形象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江森信誓旦旦道,“我觉得我主动报案才好,不然如果你们直接抓人,那事情的重点,就会侧重到我爸犯罪这个事情上,对我的市场形象,那才叫直接抹黑。

可是我自己主动报案呢,就不一样了,事件的重点,就是我大义灭亲,是强化我的这个道德形象,把我衬托得更加伟大……”

“等一下。”邢队长打断道,“你都亲手搞死你爸了,你还有什么好伟大的?”

江森大声道:“所以才叫大义灭亲啊!”

“大义灭亲也不能这么灭啊!”邢队长立马放下茶杯,“你爸现在这个情况,完全是属于可判可不判的情况,你现在说自己是大义灭亲,将来等时间长了,这破事儿再被人挖出来,要是有王八蛋想断送你前途,反过来就能说你是泯灭人性,你不怕吗?”

江森一听邢队长这话,就不由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接道:“到时候把舆论控制一下,就说江森你这个龟儿子,因为自己红了,不想让亲爹拖后腿,就把你可怜的生父关进了牢里。

这个住在山里的可怜农民,一辈子没享过福不说,临老好不容易有点盼头了,还被亲儿子断送掉晚年的自由和幸福?”

邢队长忽然觉得江森的脑回路有点可怕,不由点点头,说道:“对!基本就是这么干的!”

江森还没完没了,又继续道:“然后他们还会追问,江阿豹到底做了什么错事呢?什么猥亵妇女,你有证据吗?到时候随便给点钱,撑死几千块钱的封口费,就能把消息摁下来;

甚至反咬一口,找一群人写点软文,把江阿豹写成一个淳朴善良的老农民,几千个帐号特么的在网络上众口一词,说我伤天害理、灭绝人性,再收买几个当年的当事人出来给江阿豹喊喊冤,顺带再把我当年报案的资料调出来发到网上,我特么到时候百口莫辩,那就是裤裆里被人强行塞了泥巴,不是屎也是屎!还谈什么道德模范?”

邢队长的眼神,开始像是在看一个犯罪分子,点头道:“对!”

江森继续逼逼:“所以到时候我越是之前被夸得道德高尚,我就死得越惨!就算国家和政府相信我,那也只是国家和政府的事情,但问题我是要靠市场吃饭的!市场才不管你什么真相不真相,市场只听谁的声音大好吧!我日子还过不过了?”

江森一通吼,反倒把邢队长给吼愣住了。

“我草咧……”邢队长这一刻,何止是不喝茶了,简直连烟都抽不下去了,忍不住把烟从嘴里拿出来,愕然道,“你特么还能把这件事想得这么复杂?”

“真要有人想复杂,那就能很复杂,想不复杂,当然也可以不那么复杂,问题主要还是在我到底想挣多少钱。”江森略显纠结到来回走了走,抬头叹道,“唉,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老邢被江森这个逼格镇住了。

江森忽然又猛一拍桌:“所以正是这样!我才越要大义灭亲!警察同志!我要自首!”

“年轻人,不是……”邢队长有点慌乱了,“你爸这个事,判刑还是可以商量的……”

江森却依然正气凛然:“警察叔叔!你不要劝我了!我意已决!我绝不能再留我爸在村里害人!我宁可不赚这个钱了,也不能再让他为害乡邻!但是对这个事情,我只有一个要求!”

“哦?”邢队长还当江森放弃了,“什么?”

“我爸这个事情,就算要判,最多也就半年左右吧?”

“估计……差不多吧。”

“那能不能麻烦您向上级领导再建议一下,我希望有关部门还是要从严从重处理,给孩子……啊,不是,给我爸一个深刻的教训,争取不要宽大处理,多判几年。”

邢队长都懵了,“孩子,你这是何必呢?也不见得报了案就立案的,万一没立案,不是影响你跟你爸的感情……”

“不会影响的。”

“怎么不会?”

“因为没感情。”

“……”

……

五分钟后,江森把江阿豹从派出所里领了出来,甚至连案底都没留下。

邢队长明显是想借江阿豹从他这里拉点赞助,但江森却只想给江阿豹一个好的归宿,顺便发扬他最近这段时间接连的扫黑除恶、人人有责的政法先锋小达人的精神。可惜双方判断破裂,最终警务室的赞助没拉到,江森想给江阿豹一个幸福晚年的想法也没落实。

于是唯一的结果,就只能是释放江阿豹。

“麻辣隔壁的,还想关你爹?!”江阿豹被关了半小时就获得自由,还以为是自己牛逼,出来后越发嚣张。要不是附近人多,几百双眼睛盯着,江森感觉自己会忍不住揍他一顿。

像吴晨那样,把江阿豹倒吊起来抽一顿。

以他现在的体型和体能,要收拾江阿豹,已经绰绰有余。

只要不被人发现就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